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328|回復: 0

比利時無癮樂施之旅.《明報》十一月廿八日

[複製鏈接]

升級   67.67%

該用戶從未簽到

發表於 2010-11-30 03:50: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十一月,又是毅行者的日子,數千人不眠不休,由西頁北潭涌走到元朗大棠,三、四十小時連續不斷翻山越嶺。


這項Made in HongKong的慈善活動,近年來不斷向海外輸出,世界各地其他的樂施會分部,陸續開始辦毅行者,由○八年至今,加拿大、愛爾蘭、荷蘭、英國北、法國、德國已開始辦毅行者,而西班牙、澳洲布里斯班、印度及墨西哥的毅行者,將於明年啟航。


由○四年起(除了○六年),我每年都參加一次毅行者:○四年和○五年在香港參加(時間大約是29H27M33H30M),○七年起開始走出香港,每年參加一個外國的毅行者,這四年間先後遠征日本、英國南、愛爾蘭及比利時,每次總是大開眼界,見識每個國家、不同文化,是如何舉辦毅行者。


香港最高難度兼最熱鬧、日本的風景最優美、愛爾蘭樂施會的職員義工最熱情好客、只有英國南仍是由尼泊爾藉的啹喀兵負責。全世界大概只有香港樂施會,需要在配給每隊的物資上寫下隊號識別,方便大會把亂拋垃圾的隊伍列入黑名單。


但最難忘和慘痛的一次是在比利時,令我第一次覺得山長水遠坐飛機參加毅行者,原來也有點「戇居」。


我都算有運氣,遇上有史以來最壞的天氣、最僵化嚴格的大會、最冷漠的樂施會職員。雖然比利時沒有多少山,但時限只有三十小時,較香港短十八小時,而且還規定你要在十二小時內,抵達四十六公里的三號檢查站,若超過十二小時還到不了便立刻取消資格,因為大會擔心若參加者翌日天亮前仍在森林,很容易在清晨的霧氣中迷路。


我們在比利時沒有朋友,也沒有支援隊,除了每人身上的兩個杯麵、兩包燕麥粥外,只能靠比利時大會提供的食物。不少檢查站是只有熱啡、沒有熱水,想沖杯麵也沒有辦法,除了一個站有意粉、一個站有三文治,其餘的站只有樂施會出產,快要過期的「Fair Trade」薯片、白朱古力、及比石頭還要硬的果乾。


毅行者應該是一場山頭派對,支援隊、職員和義工在每個檢查站拍掌吶喊,香港的山頭人頭湧湧,不少參加者通宵開收音機,在麥徑山頭上輕談淺唱不夜天。愛爾蘭和英國的參加者比香港少,但檢查站也是相當熱鬧的,只要你堅持不放棄,樂施會的義工都會鼓勵你走下去...


但在比利時的檢查站,我被N次問到:「你們是否要退出?」當我們抵達二號檢查站,男職員告訴我們:「離三號檢查站還有十公里,但那個站將於一小時半後關門,不如你們現在退出,坐我們的車一同離開?」


「退出?我們山長水遠由香港來,怎可能這麼早便上車退出?」其實我們也不算慢,十小時已走了超過三十六公里,怎樣計也可以在時限前完成,有甚麼理由要我們現在上車?


見我們不想退出,這位哥哥便建議我們走捷徑:「不如你們直接去四號檢查站好了,這裡有路可以走過去,不要去三號檢查站啦!」「吓?走捷徑?唔係卦,坐十個小時飛機來比利時走捷徑?怎對得住我們的贊助人?」


我們花了兩小時走這十公里。抵達三號檢查站後,站長大喝:「Three minutes, three minutes。」連廁所也趕不及去、水也沒有時間補充、休息不會也不可以,我們有如被追殺的逃兵、如被趕走的喪家犬,不能停、只能一直向走。


我們一直走下去,每次到新的檢查站,都親眼目睹印上樂施會標誌的橫額收起、帳篷及檯凳逐個被拆卸,我們在空地上食西北風,站長嚴厲下令醫護人員,不要再替輪候的參加者按摩,及趕我們這些仍在休息的參加者離開,好讓檢查站在時限前關門大吉。


還記得在最後一個檢查站,我們都很累了,連拿水的力氣也沒有,但職員忙於收拾東西,終於有一名女職員倒了杯水給我,但她同時贈你一句:「竟然要我服侍你囉。」


心想:「大姐,不用這麼委屈呀?至少我們也籌了兩萬元給你們啦!你們一聲多謝也沒有,只是不斷嫌我阻住你們收工...」


我們以廿九小時三十分抵達終點,職員都在等法定時間結束,然後放工會家休息,終點幾近沒有人,只有空的香檳瓶、地上滿是的銀粉和彩帶,為勝利者而設的派早已結束了。


謝謝比利時的樂施會,讓我明白原來毅行者成功捱到終點,也可以這麼無癮。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9 11:53 , Processed in 0.13792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