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077|回復: 0

[轉載]蘋果日報 - 20120226 - 品味蘋果:紀嘉文最後三公里 好想贏給她看

[複製鏈接]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3-10-6 23:50
  • 簽到天數: 1 天

    [LV.1]初來乍到

    發表於 2012-3-1 14:18: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20226&sec_id=4104&art_id=16104157

    品味蘋果:紀嘉文 最後三公里

    錦綉花園和興時菓,賣生果、報紙三十多年,養大了 28歲香港頂級跑步精英紀嘉文。「隔鄰肥仔,媽媽不許他踢足球,他嬲到現在,嬲足一世!」這個道理,紀媽媽養兒半生才領悟。
    一個長跑選手的誕生,很平凡。香港半馬拉松及 15公里紀錄保持者紀嘉文,滿幾個月,媽媽把他帶回生果店,一邊工作,一邊照顧他。最初把小寶寶放在蘋果箱,不久,要換到橙箱,再不久,換到最大的香蕉箱也都不夠長不夠闊,索性把兩個果箱接駁成加大號安樂小睡窩。果味中長大的跑步家,頑皮活潑,「想懲罰他,他跑上木梯,還要翹起屁股,拍一拍,做個鬼臉,叫你來打他,嬉皮笑臉!」
    中學一個暑假,同學們一起沿着錦綉花園裏面的人工湖賽跑,多病的紀嘉文是最差的幾個之一。但他愛跑,繞湖七百米,一圈一圈的跑。不久,跑湖的同學一個一個走了,暑假以後,只剩他一人仍然愛跑。有時晚上感覺不暢快,體內跑步機器在黑夜啟動,走出屋外,沿湖跑至筋疲力盡,那是個不覺有終點的循環。
    年少愛跑步,都是為了享受身體的感覺,跑一身大汗淋漓,只為一次暢快。當年他早上到城門水塘跑十五公里,吃一個午餐,再操練兩小時籃球、兩小時足球,黃昏到麥當勞來一杯雪糕,然後再去游水,這是青春的精力。喜歡,是最重要的原因。他喜歡在八號風球逆風跑去石壁水塘,喜歡在塘福衝三米巨浪,然後與救生員拉扯走避。輕狂,是即使過去了卻還是很有色彩的畫面。

    跑到灣仔想起重要女孩

    如今站在母親生果舖前的阿紀,尖削臉孔,笑得瞇着眼睛,像卡通片裏帶點狡獪的可愛少年。為了跑步,母子曾經有過很大矛盾。潮州家庭最火爆的語言燃燒過後,留下冷漠關係很多年,直至這兩年,街坊多次把嘉文奪得跑步公開賽冠軍的報道拿給她看,她才願意告訴自己,或許,兒子是揀對了。
    幼童時期,他跑他跳,是為了想跟媽媽玩;長大了,再問他跑步原因,就變成十足的哲學問題,複雜得很。
    關於跑步,我想問,其實是為了甚麼?
    「跑起來開心就可以了,與其深究原因,不如努力去跑。世間上,很多事情,本來就是徒勞無功。」最後一句,是一齣熱爆的青春電影裏聽過的對白,但嘉文沒有看過這部電影。但凡他在跑步上的哲理性說話,都是來自個人真實經驗。
    跑步家以今年在渣打半馬拉松賽事最後三公里的感受告訴記者,跑步有時是關於無聊與重要之間的事情。進入灣仔最後三公里,他腦裏浮起很多片斷,想起從灣仔碼頭享受渡船過海悠閒樂趣,想起在馬師道吃過的拉 麪,想起重要的人、心裏的秘密,「是一個重要的女孩,又愛又恨。人犯賤,辛苦又要跑,明知煩,又要喜歡她。」
    若果失戀令人粉身碎骨,從初中開始,他試過不止一次了;若果失戀是勁跑燃料,他也試過為此加速。男孩子被女孩子欺騙感情,多數不會有人同情,除非他樣子討好。但這一次的這個重要女孩,說過支持他跑步,成為他跑下去的燃料,「她一句話,好有 power,很希望贏給她看。」嘉文中三在學校運動會三千米賽事第一次拿了大獎盃,低班女生都湧去跟他拍照。自此,少男街上跑步,看見美少女,也會不自覺跑得起勁一點,跑得好看一點。這一種「雄獅綜合症」,可以類推,最少,他想在香港人面前,打敗前冠軍非洲裔選手湯馬士。

    十多年跑齡,爭分奪秒,一秒都不想多。放在人生,一秒鐘已是關鍵。阿紀說過:「一秒鐘,就可以決定做壞事。」少年時,他有無限能量,得不到正確引導,曾經越軌。能夠跑出模糊世界走到光明,永不回頭,都是憑着非一般跑手的耐力與意志,還有基督信仰。
    去年南韓仁川半馬比賽,紀嘉文造出 1小時 6分 39秒的成績;今年渣打半馬,他以 1小時 9分 44秒奪冠。現在他渴望於三千米障礙賽,以及五千米中距離賽跑兩項賽事,在三十多四十年都沒有人打破的香港紀錄,再創高峯。實際上,他的身體機能,有異於常人的跑手特徵。若果以科學分析紀嘉文的身體,他在長跑賽中,是粒可造之星。
    浸會大學體育系助理教授湯國強過去兩年研究香港長跑選手,分析數據,發現當時正在浸大讀書的紀嘉文肌肉組織偏向耐力型,天生有長跑優勢,「我相信他有相當頂尖的長跑能力,我們都說他是國際級跑手。一般人的爆發力與耐力都很中庸,很少人像他身體結構偏向一邊,是一個天才。」
    湯國強說,跑手的心肺功能及用氧能力與成績有直接關係。體內燃燒糖份的氧氣越多,釋放能量越大;能量越大,運動能力越高。在替紀嘉文所做的檢測,發現他每一公斤體重,在每一分鐘可以消耗超過八十毫升氧氣,而普通人只有五十毫升。攝氧量高達八十毫升,是浸大體育實驗室最高紀錄,也是國際級跑手基本攝氧標準,「我相信他跑步高峯期最少可以延續多五年,甚至更長,若果他針對長跑練習發展,會有更多提升空間」。
    用氧能力會遺傳,紀嘉文父母一起經營生果店,從來不發覺自己有耐力、有運動天份,最強例證只有一個歷史性紀錄,原來紀爸爸當年是從內地游水到香港生活的。那個勇闖新世界的渡海行動,比起村上春樹第一次獨自在希臘跑四十二公里多的馬拉松原始路線,更寂寞,休想有掌聲。八十後紀嘉文目前的心理狀況,不要說渡海,就是全馬,他並不太喜歡。湯國強說,跑手的耐力與性格是兩回事,「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忍耐寂寞,有些人不喜歡長時間處於運動狀態,有些人喜歡速度,有些人喜歡超越距離」。

    喜好隨年齡而改變,年長的人傾向長跑,事實上,紀嘉文亦準備參加兩年後的亞運會全馬項目。「跑完半馬還會跳跳扎,跑全馬,累得不想吃飯,好像爬也爬不動。」村上怎樣用長跑控制思想及寫作世界,紀嘉文還試着了解,他正在看《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這部書。雖然看得慢,但其中一頁書角摺了個小耳朵,那是他最有共鳴一個部份,村上把寫作比擬開店舖,「你無法討好每一個人」,十個人之中,有一個人喜歡,你的生意就可以繼續發展。嘉文也自信,只要有一個人欣賞,他就能跑下去。
    或許,嘉文還未看到這一頁,村上也說:「日常的跑步對我來說,就像生命線一樣的東西,不能因為忙就省略或停跑。」繼續跑的原因很少,不跑的原因有一卡車長。其實,他已經做着小說家每一天都做的事情,那種連分身都想出來跑的躁動,他每天都有,「儲里數是很重要的」。
    每天最喜歡煮早餐,炒好吃的蛋,烘美麗的多士,喝不多於一杯奶茶,然後帶起耳塞到街上輕跑四十分鐘。甚麼地方也好,到屯門碼頭看看渡輪也不錯,「足有八公里啊」。他創立「跑手堂」教學員練習長跑,而他自己每星期練跑最少一百四十公里,幾乎是三次全馬。
    記者看過晚上在運動場練跑的紀嘉文。一起步,有節奏的踏步聲與平穩的跑姿,跑得像結實跳脫的駿馬。他三月將到英國參加半馬比賽,長跑經驗之中,跑到某階段,兩條腿像摩打機械式前進,只有靠意志叫機械動作繼續運行,心裏也會跟肌肉對話,「我會跟大腿四頭肌說:頂住啊!」
    頂住,是香港人的生活態度。
    紀媽媽經營老式生果店,面對面正與新式蔬果超巿對撼,她也講策略,「賣好一些的水果,頂住!」跑步與生活,都是一樣道理。
    記者 冼麗婷
    攝影 王子俊、陳亮華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10 14:59 , Processed in 0.14567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