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72|回復: 3

跑吧论坛转载~

[複製鏈接]

升級   17.2%

  • TA的每日心情
    奮鬥
    2014-3-4 23:08
  • 簽到天數: 8 天

    [LV.3]偶爾看看II

    發表於 2013-5-29 14:15: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胜 利 者
                                                    ——一个菜鸟征服百公里的历程和心得
                                                                                 吴进聪
          今天是我挑战百公里,成功完成北京户外耐力跑挑战赛,从北京回到家里的第三天。按照我们闽南人的习俗,五月五日,我出征北京的早上六时,善良的老婆为我挑战百公里之行向天公伯祈福,保佑我在百公里比赛中平安顺利。回家第三天,举行答谢天公仪式,大猪腿、佳肴、香茗、寿金、高烛、香火,感谢天公伯的恩赐与福气,保佑我顺利地参赛,平安地回家,并且取得男子组第五十三名,年龄组第十一名的好成绩,天佑我也。
    回顾挑战百公里的过程,回想百公里的训练,回忆我的马拉松之路,我从一个糖尿病人—五公里迷你马—半马—全马—百公里超马。一路走来艰辛无数,也快乐无数。把简单的跑步,跑呀跑,跑到不简单的人生履历,谱写了不平凡的运动传奇。
    一、关于我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运动员的料子,也从来没有参加任何体育赛事,脸色铁青,肤色黝黑,对自己的身体太缺乏自信心了。
    1、我出生在一九五九年的“大跃进”年代,据长辈们说,1960年国家困难时期的“渡荒”年代,我没有饿死、病死实属不易,也是幸运。大人们在吃野菜、啃树皮,熬熬待哺的我哪有奶水可吃。据说那时的我,营养严重不良,大头、皮包骨,瘦如柴,连苍蝇都懒得赶,连续三年得了夜盲症,听说吃了不少的生猪肝粘家里烧饭铁锅下乌黑的灰——土法补铁。
    2、我是典型的扁平足,闽南话叫鸭母蹄,不怨谁,整个家族的人都是扁平足。
    3、我是个八级伤残的残障人员。我是一名普通公务员,服务于平和县工商行政管理局。2005年我做为12315投诉服务台的负责人,在调查、调解一件消费侵权案件,被商场叫来的歹徒暴打,右眼骨暴裂骨折,眼球内陷三毫米,视神经挫伤,右眼几乎没有视力,左耳内出血,听觉受损,几乎听不见。几个歹徒虽然受到严惩,判了刑罚,我却落下了八级伤残。但,我从不为此后悔,我做为一名普通公务员,做了我该做的事,尽职尽责是我做人的本份。
    4、我是一名被判了“刑”的糖尿病人。也许是工作上的养尊处优,也许是小时侯穷惯了,饿怕了,身体上的细胞在物质生活好点的就拼命地储藏能量(主要是懒,缺少运动)。35岁后,我身体开始发福了,体重从原来的145斤增加到190斤,相当地“福乐”(闽南语发胖之意),相当地“健壮”。到了2004年4月,失眠严重,长期口渴,饥饿、手脚麻木,晚上小腿抽筋,突然地消瘦,体重从190斤速降到148斤,并发现了严重的呕吐现象,(后来才知道这叫糖尿病的并发症—酮症酸中毒,我的身体问题严重了)。上医院检查,空腹血糠18.73,比正常人的血糖高三倍多(正常人空腹血糖4.8—6.1),我得的是Ⅱ型糖尿病,住院治疗,也求治民间土医生,也求神拜佛。医生告诉我,我这个病是十大病种中排在第三位的顽症,需终身吃药,吃到骨头黑(死亡)。有个同事知道这个病的厉害,说什么病都能得,就是不能得糖尿病。那时的我,极度茫然,极度地绝望。
    二、结缘马拉松。
            马拉松运动缘于治糖尿病。“管住自己的嘴,迈开自己的腿”是治疗糖尿病的行为良方,为了身体,我节食,每餐只吃一小碗,多吃青菜,每天暴走四公里,上班把骑摩托车换了自行车。医生告诉我,千万不能剧烈运动,以免心脏猝死。经过治疗和自己行为上的配合,我的血糖下降了,但仍在空腹8.0左右徘徊。
            2005年2月我负责12315投诉服务工作,在行政执法中,遭到不法商家及歹徒的毒打致残,在漳州市医院住院医治四十多天,我的体质更是掉到谷底。休养期间,徙步到一小山上,晕倒在山上,回到家里又晕倒在家门口,这就是当时我的体质……。
            老天眷顾我了,生命如此顽强,经过半年的休养,身体恢复很理想,我提前半年回到工作岗位。组织考虑到我的身体,安排了闲职单位——个私协会秘书处。工作压力轻了,自己心态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心态放宽些,每天傍晚进行了3—5公里的慢跑。
            2006年元霄节,是我运动生涯的里程碑,单位举行干部职工登山比赛,我一个残障人士,一个糖尿病者,居然获得登山冠军,领取了平生第一次体育资金200元。在这么激烈的运动中,我不象医生说的那样会心脏猝死,人还是活得好好的嘛,而且还的了个冠军,多开心呀!从那以后,我就象阿甘打开腿上的护甲一样,我打开了锁在我心头上的禁锢。从那以后,坚持以每公里五分钟的速度,每天跑五公里,一场运动下来,满身是汗,很爽,水喝多了,饭量也有所增加。血糖也基本在空腹6—7之间。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厦门有举办马拉松。我就骑着自行车到100公里远的厦门,第一次报名参加二〇〇七厦马。由于胆小,只报了五公里迷你马拉松。起跑——枪响,我跑呀跑,跑到被警察拦下来,哦,我跑过头了,五公里跑了二十九公钟,太没意思了,比平常跑得慢,但却体验了马拉松的快乐。第二年,我又骑自行车到厦门现场报名2008年厦马,这次我报了半程马拉松,目的是不像跑五公里迷你马那样前面太多的人阻挡,我能跑多少就多少。由于赛前只跑二次十公里,就敢去拼半程。比赛那天,在二十公里处,小腿连续抽筋二次,倒在路边,很窘。双脚母指甲也掉了,血泡无数,成绩是1小时56分。
            2008年我在网上认识了跑吧俱乐部,让我耳目一新。原来跑步的学问还真不少。我下载了查理·本约的《跑步》,理查德·内鲁卡的《马拉松》和许多马拉松高手攻略的文章。从此以后,我每天在都浸泡在跑吧网站,汲取跑马的知识营养:从赛事活动到训练提高,跑步装备,心情感想,跑步日记等,充分感受到跑马人的艰辛与快乐。由于自己眼睛残障、视力差,电脑水平很臭,只能做一个忠实的潜泳者。跑吧网站充实了我跑马的理论与经验,这一年我的跑步生活在质的方面有了新的提高,对自己进行针对性的训练,懂得如何配速,在网上购买了跑吧战袍和第一双马鞋1050B、红色的战袍、红色的战鞋,很有激情、很酷!2009年的厦马报名,我同样骑自行车现场报名,早上五时出发,行程100公里,到现场报名后又骑车100公里回到家。一天200公里行程虽然很累,但很充实、快乐。2009半马成绩1小时46分,主裁判口头告诉我是第32名。成绩比08年半马进步了10分钟,而且毫发无伤,人也不累,应该归功于训练比较到家。二十天后,又去征战福州半马,成绩是1小时36分,又进步了10分钟,我很受鼓舞,充分感受了跑马的快乐,速度的快感。
            对糖尿病的一点看法:糖飞病是人体内分泌失调的疾病,是胰岛素分泌不足所引起的醣、脂肪及蛋白质等代谢紊乱,分为Ⅰ型和Ⅱ型糖尿病。我是属于Ⅱ型糖尿病,由于肥胖到190斤导致胰岛素分泌不足,引起功能紊乱。糖尿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并发症。其特征为血糖过高及糖尿,临床上出现多尿、多饮、多食、疲乏消瘦等症群。严重时可发生酮症酸中毒,常易有化脓性感染,肺结核、动脉硬化、神经、肾及眼部病变等并发症。
            好在我糖尿病发现早,反应激烈,医疗及时。经医院医治,吃了不少“达美康”“美迪康”等主治药品,也吃不少“同仁堂”的六味地黄丸等辅助药品。当我空腹血糖降到7-8的时候,我就断药了,运动量加大了,水也喝多了,血液的透氧量也增加了,新陈代谢得了加强。吃的方面,我戒掉了吃肥肉的习惯,不吃油腻,多吃蔬菜、水果。喜欢的菜就是河里的小鱼﹢熬酱油﹢姜丝,从不间断。经济实惠,又富有营养。当然,良好的心态是很重要的,行为上勤动、勤走、勤跑,糖尿病就会怕我们——跑了。虽然我每个月都固定检查血糖一次,跑马前也例行检查,几年来,空腹血糖一直稳定在5.4—6.3之间,不仅告别了糖尿病,还甩掉了高血脂和脂肪肝。这一切都归功于不懈的运动。
            2009年厦门半马我以1小时46分跑下来后,在终点,坐在路边的树荫下,我的体能和精神状况均相当理想。我对自己说:2010年要上全马!思想决定后,行为也就跟上了。目标定格在跑吧博客,定格在与我年龄相当的老马的博客上,老马们的经验就是我的经验,他们的脚步就是我的脚步,从“跑吧老李”“魏健康”“游龙”“赤脚马拉哥”,日本的“小酒馆”到法国的“温森待”。这些老马们的跑马经验、经历、训练方法等大大地充实、指导了我。最后我针对性地选择了“跑吧老李”的训练方法,即每天10公里,星期二加小量,每星期一个15—20公里,参加跑马之前加大运动量的训练模式。同时,根据自己的客观条件,我选择了二条跑步训练路线,训练计划为:星期一跑休(晚上单位学习日),星期二、四、五、日跑十公里(有一公里上坡),星期三山地越野跑14公里,星期六半程(上缓坡五公里),真正地把跑步做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9年8月,我在跑吧网站登记注册,真正做为一名跑吧人,网名叫“暴跑猪”。由于自己的视力和电脑技术差,仍然是“潜泳”者。
            随着2010年厦门马拉松日期的临近,9月我开始上强度,准备进行长距离的训练。跑吧论坛有许多马拉松训练计划,其中“轻盈的跑”——天津谢老师的理论和跑马计划真令我着迷,认真拜续。“赤脚马拉松”南京徐扬老师的训练计划和方法更具有实际意义。我从这二位马拉松大师的文章中受益匪浅。为了提高自己的训练水平和方法,我主动联系了“跑吧老李”—海南李平,在徐远山老师的帮助下,我联系了“赤脚马拉松”—南京徐扬。拜二位兄长为师。开始赛前大强度训练。从20公里逐渐加量到38公里。其中30公里跑二次,36公里跑二次、38公里跑二次。
            2010年元月二日厦门马拉松是我的首马,成绩三小时三十三分。二周后,元月十六日我征战金门马拉松,成绩是三小时四十五分。五月六日我征战福州半马,成绩1小时三十七分。
            认识“跑吧老李”和“赤脚马拉松”是我跑马生涯中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的老师。徐扬和李平二位兄长都是用脑子跑步的人。睿智、聪明、历练多、经验丰富、平和热情。徐扬的训练方法实际、实用、多样,对我很受用,这个人貌不惊人、个不超人,但光芒四射,不仅我这样老男人尊敬他,跑吧论坛里的许多小伙子也崇敬他,更有许多女粉丝追着他……这个老头太有魅力了。李平兄我俩到现在未曾谋面,但早已成知己。所以认识二位兄长是我的福气,是我跑马的加油站。认识二位兄长成就了我人生运动生涯的辉煌——超越极限,征服百公里。
    三、备战百公里
            今年元月十六日,我与跑友徐远山,吴佳色、杜开元、雷春生一行五人参加金门马拉松。跑马成绩比半月前的厦马有所下降,但我饱览了金门岛优美的田园风光,海岛胜景,历史古迹和由于战争带来的变态的“战地景点”。更品尝到金门乡亲的纯朴与热情。那种亲情、乡情、乡音不是政治制度所能隔阂的。我深深感受金门乡亲盼望祖国早日统一的愿望。金门之行是快乐的马拉松之行。
            参加金门马拉松回来后,2010年百公里北京户外耐力跑挑战赛的参赛规划出炉,成为跑吧论坛讨论的热门话题。我萌生了挑战百公里的念头。征求了赤脚徐扬的意见,他知道我左脚由于扁平足长期脚弓底发炎。建议2011年再参加,再者,我只跑二次马拉松,参赛资格也不够。三月十八日我参加福州半马后,我决定趁势而上,克服伤痛,挑战百公里。我的个性向来固执,倔得很,决定了的事情很难回头,在跑友“东东”的帮助下,他给我一张08年他参加澳门马拉松的成绩证书复印件,经多处修改,变成我08年参加澳门马拉松的成绩证书复印件,这样我参加挑战百公里的资格硬件就齐全了。同时,到县医院花了近七百大洋对自己的身体做了全面体检,心电图、胸透、血液生化全组,彩超肝、胆、胰、腺、脾。哈!太高兴了,各项指标均属正常,体检结果:“以上体检结果,目前体检健康”。由于报名手续齐备,我忽悠了百公里组委会,三月七日报名成功。
            应当承认:造假报名是错误的,只是说明我的愿望,不证明我的实力。我自己明白:我毕竟是一名跑马菜鸟,一个幼稚园级别而且头脑发热的菜鸟。
            挑战百公里,需要精神与体魄两方面的坚强支撑。需要勇气,耐力、实力、更要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我对自己挑战百公里预设“三大”纲要:
            一、要有“大无畏”的精神,百公里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人能做到的我同样能征服你。
            二、要大“大概概”的思想,征服百公里,不求成绩,不求名次,关门时间内完成任务即OK。完成百公里,我就是“钢铁战士”。
            三、要有“大而全”的准备与训练,体能、力量、装备补给,他人经验的吸取等等。要在五月八日前一个半月内完成。
            收到百公里组委会报名成功信息的当天下午,我带着兴奋跑山地30公里。第二天星期六,我进行60公里长距离拉练,跑速掌握在每公里5分30秒。60公里下来,双腿肌肉的问题不大,体能有点透支,更大的问题在脚掌,我体重164斤,长时间落地踩踏,两脚掌异常酸痛,有六处血泡。充分说明我的跑马功力不够。跑马不仅要有耐力,而且还需要耐磨。针对出现的问题我及时请教“赤脚马拉松”和“跑吧老李”。在二位老师的指导下,从三月十七日至五月一日的一个半月里,我进行长距离及短距离,徒步、爬坡和辅助力量等几方面的训练。其中:
            一、针对脚底耐磨先后进行徒步水泥路(73公里)十三小时一次,十小时山地徒步一次(64公里)。
            二、60公里长距离跑三次,配速每公里5.30—6分钟。
            三、五次30—44公里山地跑。
            四、三次21公里上下爬坡。
            五、平常跑步每天15公里(一公里上坡)。
            运动量最大时,一星期内跑步量达196公里。
            通过长距离的徒步,很好地解决我这个菜鸟的脚板的承受力问题,13小时的徒步,比跑60公里要累得多。脚掌边缘起血泡,由于长时间同一种运动动作,左小腿肌肉、关节内侧有劳损拉伤,疼得走路困难。一个星期双脚掌麻麻的,刺刺的感觉。我明白,脚底在增厚。
            自制野外跑步补给食品。看到赤脚徐扬在训练,比赛均带“蜜枣、椒盐饼”等等食品,我这地区没有这类食品。考虑到每星期天野外山地跑步,每天几十公里,补给是个重要问题,自制野外补给食品,很实用。在征服百公里的比赛过程,我主要吃自制的补给品,起到良好的作用,是我成功征服百公里的重要保障。具体做法是:葡萄干、蜜枣、龙眼干用绞肉机(或豆桨机)绞成泥状,这些果干绞碎很粘,再掺进蜂蜜、盐粉和全麦面包粉沫(面包碾成粉沫),拌匀后,用保鲜袋装成一小团一小团的。置放腰包。很有能量,吃了口不干。我试过这些补给品,一个星期都不变质。腰包也可以带点甜点等等(百公里赛我是带家乡特产麻糍、明糖等)。
            在非训练时间,我主要研读跑吧博客里跑友去年参加百公里的训练,参赛心得,有的文章读了N遍。从“跑吧老李”、“赤脚徐扬、豆渣、千里马、荒城、依祯、阿迪混子”等跑友他们成功和失败的经验中吸取营养,感受赛道的艰难和体会比赛的快乐,把比赛中应注意的事项点滴在心头。
            经过多次长距离和山地长跑,在跑鞋和服装方面进行比较确定征战百公里装备。“美津浓”慢跑鞋和2010“多威”新款马鞋,二双“乔丹”厚袜,服装穿“耐克”短袖T恤,这是一件穿了多年的旧衣服,平线接缝,不磨蹭,后背沙网透气,紧身短裤,百变魔术头巾,袖套。带上一面“跑吧、福建平和”小红旗,八公里上山后,收起红旗,旗杆当拐杖,省力。
            在训练期间,我在营养方面也做了相应的提高,每天1—2包牛奶,每餐主食的量也增加了,水果、牛排、牛肉、鱼几乎不断,还吃了几次牛掌,牛掌的胶原蛋白丰富,炖黄芪、当归也蛮好吃的。每天吃二片21金维他。
            赛前十天,进入调整期,我的任务除了吃,增加营养,减少运动量储蓄体能。5月1日赛前一周,进行一次21公里大运动量的节奏跑(其中上坡5公里)刺激身体机能。其它时间都8—10公里的慢跑,配速在每公里5分30秒,练脚感。做为百公里跑平路的配速。
            我毕竟是个跑马的菜鸟。(半个月内)只跑二次全马,就要去挑战百公里,思想和体能上自己没有把握。在强化训练的一个多月里,一个问题时常在我脑海里出现——为什么要走这条路,一条中国最高顶级的超级马拉松之路。如同圣徒一般,几近到发狂,想的、做的、准备的一切都是为了百公里。随着训练量的加大,人的体能受到很大的挑战。最大的运动量一周跑步累计达196公里,人瘦了,体重降了八斤,皮肤黑了,小孩说我是“外国人”,中学生叫我“奥巴马”。路人的嘲笑,同事们的不理解,连自己的老婆都不理解,看我整天为百公里练呀、跑呀,人瘦了、黑了、憔悴了。骂我:“疯子”,我们又不是运动员,何必到北京去“赴死”(闽南话无用处或玩命)。我笑着对她说:老婆,当我患糖尿病的时候,当我被歹徒毒打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多么渴望象健康人一样奔跑。当我健康的时候,我要象他们一样去征服百公里。“输人不输阵,输阵xx面”,跑百公里我可输人家速度,绝不输人家一点精神斗志。是的,我就是要用我健康的体魄去搏得最大的快乐,用健康的体魄跑向人生最高的运动顶峰。我给自己挑战百公里定调:“超越极限,征服百公里,锻造钢铁战士”。
    四、征服百公里
    五月五日,当列车徐徐驶出龙岩站,我这个来自革命老区(平和县是原中央苏区县,曾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较大的贡献),生长在大山里的,已过天命的“准老人”,带着一股“牛劲”、 乘坐“ 红色之旅号”快速列车向北京疾驶,开始我的“征服之旅”。我无暇窗外的山水风景,一上车就赶紧躺在卧铺上休息。但我的心无法静下来,更甭说睡觉,列车“卡嚓嚓、卡嚓嚓”有节奏重复地响着,似乎在不停问我“你行吗?你行吗?”
    五月六日下午二时,列车到北京西站,搭公交、乘地铁,换线路,再换线……坐的士,终于到了参赛物品的领取点,令我想不到我的参赛号是1036号,这个号码我太熟悉了,天底下竞有如此的巧合,2009年我参加厦门马拉松半马,我的参赛号也是1036号,这一年我半程的成绩自己很满意,而且跑完毫发无伤。难道这巧合也预示着今年挑战百公里能平安顺利完成任务,心里丝丝暗喜。领完参赛物品,乘地铁再换线,在德胜门车站,候乘345快到昌平,时间要花去近1小时,排队600米。北京人多,车多,时间就这么地浪费。又热又饿,叫人心烦。我不由想起《城里老鼠和乡下老鼠》的寓言故事。我真愿做乡下老鼠,这里悠闲,空气清新,乡下鼠辈在山野间、乡间小道跑步,是那么地惬意和亲近自然。
    按照赤脚徐扬的短信,我很快就找到会合点—昌平商业街金英小旅馆。与徐扬兄会合很高兴,晚餐俩人来点小酒、小菜庆贺。通过与老师的汇报交谈,确定五月八日挑战百公里的几点事项:
    一、做到整赛程不失水,保持体能,以自带的补给为主,补给点的有吃就吃,有喝就喝。有急就拉,不惜时间。
    二、依自己的感觉与制定的配速跑,不与人争,不与人抱团。
    三、低抬腿,轻落脚,尽最大的的可能保护膝关节与脚掌。
    六日晚,也许换新环境、旅馆又临街,睡得很少。
    七日中餐与晚餐我刻意地饱餐一顿。而我发现徐扬对吃是那么地简单。
    下午,整理八日比赛各装备点更换装备的装备与补给分布:
    一、起点腰包:康比特能量捧四支、数码相机、零钱、手纸、邦迪等。
    二、德胜口:自制补给食品四个,麻糍5粒,明糖5个,红牛1瓶、氨基酸运动饮料2瓶。
    三、望宝川:自制补给食品三个,明糖5个,红牛一瓶、氨基酸运动饮料一瓶。
    四、终点大背包:主要是御寒衣物,红牛、氨基酸饮料各一瓶,全麦面包、保温瓶热茶一瓶。
    由于受到徐扬老师的影响,原计划前25公里穿“美津浓”慢跑鞋放弃了。全程穿多威2010年新款7001马鞋。这是我这次挑战百公里中的一点失误。
    晚上九时上床睡觉,把手机闹钟调至八日三时叫醒。可人就象烤烙饼一样翻来覆去就睡不着。七想八想,我的心态特差。自从参加马拉松(半程到全程赛)以来,几乎前一天晚上都是无眠之夜。是激动?是兴奋?越是强迫自己入睡,越是睡不着,老等着闹钟响起……(不知跑友们有什么良方,可以让我安然入睡)。
    啪!啪!啪!二时三十分,上海跑友卞敬海来叫起床了。唉!起就起呗,洗刷,排空、泡方便面,早餐吃了三匙冬蜜,方便面和全麦面包。
    四时准时上摆渡车到居庸关起点。一百多人挤在一辆摆渡车,拥挤不堪。组委会干什么吃的,虐待这些国内外的户外运动勇士。多一辆车不就解决了事,小气到这地步,可以收费嘛,这种行为真给首都北京丢脸。
    在居庸关,选手们各自准备着,热身、拍照,到处是笑脸。耶!耶!耶!我也不例外,拍了不少照。同时吃了一支能量棒和一瓶红牛。
    发令枪响!啪!大家蜂拥而出,向前飞奔。我还是不急不慢按照自己的速度跟着人流向前跑去。遇到第一个下马威是登居庸关长城,七十度陡峭的青砖台阶,只能一步一个台阶地向上攀登,为了省力,我尽可能地抓住边墙的护栏向上。遇到缓坡就跑,下城楼也是七十度陡坡,左手抓护栏,一步一步向下跨跳。转了一圈回到起跑点已经是喘吁吁,汗淋漓了。从小路出口到绿化基地这5.2公里长,我基本是按照每公里5分30秒速度跑的。路上听到最多的话语是“悠着点”“稳住”等等。我们这一拨的人属于中后游的大群体。
    到了绿化基地补给点,我赶上了福州的陈静,相互打招呼“加油”。开始上坡进山了,我超了陈静向前赶去。
    虎峪上行并不难,上坡也不能跑,难的是穿梭在野石柳林和长满荆棘,野刺丛林间,只能一人穿行,超人是不可能的。我们十几个聚在一起形成人龙向上攀登。终于到了海拔750米的山顶了,下山可就难了,六十几度的Z字形陡坡,野刺、野藤、倒树、树桠、处处是威胁,时时有危险。我前面的小伙子,下山急速,在Z字形的拐弯处刹不住,一脚踩空,变形、抽筋了……。
    我是从小生长在山地的山里人,跑山的经验太熟悉了,山是有灵性的,树也是有灵性的,要尊重山与树,利用山与树,下山要大胆心细,不可太急,要利用树杆、树桠来缓冲,一抓一刹一拐,这些Z字形的急坡就游刃有余了。但我也发觉自己双腿的柔韧性大不如前,毕竟自己的年龄是52岁而不是25岁了。急的陡坡还有点怵,加上穿多威马鞋稳定性很差,所以下山我是充分地利用树杆、树枝来完成的。到虎峪谷底,丛林更是茂密。我的头撞了二、三次树桠,只能弯着腰,低着头匍伏前进,就象野战士兵穿梭丛林……。
    在虎峪峡谷,大家前进的步伐加速了,我的速度应该在每公里五分钟以内。这时我的精神状态很好,精力很旺盛。期间,我吃了一支能量棒,也不会顾及什么风景不风景的,只管跑,低头看路。虎峪峡谷的山涧坑道有不少的跳跳石(石跳子),走跳跳石切莫大步跳,很容易崴脚,要小步,轻步、敏捷,以不湿鞋为前提,跳跳石就是跳跳过。要跑有的是路,不急。在峡谷的路上遇到同住于金英旅馆的济南跑友朋克,他说崴脚了。真可惜,图一时之快,落一程之伤,不值。
    出虎峪,再登海拔500多米的关公岭。我们一拨人有杭州的航漂李丽和新加坡的跑友(我叫他海外侨胞,会说闽南话)淮北的高继发,深圳奔跑者俱乐部1070跑友,湖北襄樊的女跑友等。我知道李丽MM已在女子10名之内,主动让路,加油鼓劲,让她前行。
    关公岭的下山更是难走,走的是两山之间的深谷野道,野石柳、野藤、荆棘、树桠密布“跑道”,只能容一人穿行。陡壁、青苔、处处险境。当我快走出深谷时,前面一名老外跑友由于急速,脚拌到岩石,身子向前扑,坡太陡,双手撑地时,头部撞到岩石上,眉弓和脸部受伤严重。四名“绿野山地救援”的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要进行救助,但陡坡下不去。我在后面帮拉担架,才下平地,挪出空位让我们前行。我拍了拍躺在担架上的老外跑友的胸说:“哥们!没事就好,你现在是最可怜、最舒服的人了”。老外对我笑了,生硬说了名中国话“好玩”,我继续追赶前面的人群。
    在德胜口装备点,我吃了“派”,香蕉、功能饮料和自制补给品等食品,吃了一瓶红牛、二瓶氨基酸运动饮料。
    从德胜口至秦陵,上口村都是柏油路,我均按自己的配速前进,上坡或走路时,补充体能。在上口村走河滩的“路”上,我一深一浅地小跑前进,超了六七个,顺着一条土路跑进一个大院,一位老大姐告诉我这里过不去了,糟糕!我迷路了,来回白跑了近600米。冤!
    上口村至分水岭路段是沿着山谷荒废的梯田往上行走,顺着层层叠叠的梯田向上,荆棘、野刺不说,十分耗费体能,无路!就是无路,只能抓、攀、爬,到了山顶,下山更难,一个“L”型,七十度陡坡,七米长,已被前面选手踩铲得光滑的“路”。这种“路”我采用侧身双脚侧刀,双手抓树枝顺下的办法。这一路段也是荆棘,野石柳的丛林,七弯八拐地下坡。过了大秦铁路隧道再翻2座山,才有象样的土路。
    从分水岭到延寿寺8.6公里地势开阔,看到绵绵的群山,险峻的关隘,茂密的丛林,古老的村落……风景如画,山地起起伏伏不断。跑起来很耗体能,正午的阳光、雷雨前的闷热,几十公里体能的消耗,赛前的失眠,我很疲惫,很睏,真想停下来歇一歇。这一段与我同行的有香港陈小姐和她的同伴,淮北的高继发(他大我三岁,属猴,我叫他猴大哥,去年也参加百公里,佩服!)北京的1109号马毅,还有一位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等等。
    连片的粟子林和松树林,脚下是厚厚的粟子落叶和松针,踩起来松松绵绵的,如同走在地毯一般,这一路段,红丝带路标很难找,我迷路二三次,做为头驴的我,一迷路,就变成末驴了。
    第二个关门点延寿寺到了,我由于迷路,落后前面的跑友近一百米,拼命沿着石阶往山下赶。到了补给点,裁判告诉我被关门了,迟了一分钟。我说“他们都过了,我到北京是要跑一百公里的。”裁判说“如果冲关,你跑了是没有成绩的。”“无所谓!”我飞奔地冲过了关门点。跑了一百多米,追上了香港的二位跑友,北京的1109号马毅和淮北的猴大哥高继发,后经核实:我与他们一样,是在关门时间强行冲关的。大家冲关的目的很一致,要征服一百公里。
    由于冲关,我在延寿寺补给点没有补给,饥渴难奈的我,在路边专门找别人没有喝完丢弃在路边的饮料和矿泉水,拣到就喝……无奈啊!
    对自己冲关的一点看法:关门时间的设定,是运动游戏的规则,是每个运动员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其目的是为了运动员和赛事的安全,我做为一个冲关者,无视赛会的规则,无疑是错误的,这一点我很清楚。我无权责怪组委会对关门点的时间设定的科学性与合理性。是否考虑赛道的难度?是否考虑被关门人数的比例?等等……。但,我太渴望征服一百公里了,为了征服百公里,我刻苦训练,忍受痛苦、忍受寂寞和孤独;为了征服百公里,我是带着强烈的挑战信心,拼死也要拼到终点的。所以有自己不理智的冲关行为。认真回想一下,导致我迟到一分钟,在关门之外的原因有:一自己思想麻痹,没有时间观念。二赛道上捉迷藏式的红丝带路标问题不少,几次迷路,浪费不少时间。三虎峪赛段,帮助救护受伤的外国跑友,耽误了几分钟。四赛前的失眠也是一个因素。
    冲过了延寿寺关门点,我有一种莫名的亢奋,困顿尽失,使劲地往前奔去……。追上了北京跑友1109号马毅,他是冲关者之一,我俩达成一致意见,加速向前,首先做到在望宝川关门时间到达,不被收容,然后,跑到终点,如果没有纪念奖牌和参赛证书,再找组委会理论;我们在虎峪赛段外国选手受伤,赛道受阻,帮忙救护,浪费近十分钟,请组委会酌情宽待我们。再者,没有牌牌和证书也没什么,我达到目的——征服百公里。
    在南庄村路上,我追上了我的老师——赤脚徐扬。我看他跑起来好象有点透支,吃力,速度不快,我喊:“徐扬兄”他回头看到我也怔了一下,我告诉他,我被关门了,要与1109号一起往前赶,争取望宝川不被关门。告别了徐扬,继续前行。
    我与北京跑友1109号马毅俩人结伴,相互鼓励。从南庄的公路到翻越南庄这座山岭,我们超越近10人。这座海拔500多米的山岭,山脚下有许多栗子树,地势也较平缓,可以小跑进山。到了半山腰就难走了,虽然没有荆棘丛生和野石柳丛林,但坡陡光滑,无树可抓,上坡很费劲,耗掉了我很多的体能。快到山顶时,我又迷路了,晕!又成末驴了。在山顶,志愿者送给我半瓶矿泉水(救命水啊!)并告诉我下山就好走了,再走十三公里的公路就可以到达银山塔林了。
    猛跑下山,到了百合村桥补给点,哇,这个补给点有十几个跑友,大家坐在树下,有的在吃喝食品、饮料,有的在喷药,有的在歇息,其中还有二位老外跑友。在补给点我快速地胡吃胡喝,不小心,喝盐水时溅了双腿,双腿火燎火辣的,腿上有许多小伤口……,我抓了一瓶功能饮料又急忙向前冲,在村口,超过1085号和他的女同伴。
    从百合村桥到银山塔林的12公里路程中,我与1109号马毅俩人基本是按每公里五分三十秒的速度小跑,跑柏油马路时,我一般是跑路肩,路肩是草地,松茸茸的,舒服,保护膝关节。
    银山塔林是百公里的最后一道屏障,海拔726米,高耸的山峰,陡峭的悬崖,茂密而翠绿的树林,拱托着壮观而错落有序的青砖古塔,远远看去,就是一幅优美的山水画,真是山美、树美、塔多……。
    拾阶而上,看到古老的柏树和漫山遍野的松树、橡树,满眼都是郁郁葱葱。这是一座有富有灵性的山。景色虽美,但七弯八拐沿山而上的石阶令我生畏,无尽头的石阶耗掉我全部体能,到了半山腰,已经口干舌燥,浑身乏力。摄影师镜头对着我,也只能是强装欢颜。我回头看了一下同行的1109号马毅已落后我近300米,这三百米的石阶也够他登一定时间,我只能自己前行了。向前,向上,艰难地向上……抓着栏杆一步一步缓慢地向上攀登,每登一步,大腿肌群的缝匠肌、股二头肌、股四头肌都激烈地酸痛、打颤……。
    快到山顶,我向志愿者MM说:“能不能给点救命水”,漂亮的MM毫不犹豫地从背包掏出仅有150升水的水壶,要全部倒给我,我拒绝了说:“在这荒山野岭的,你也要留点救命水”后来,她硬倒给我2/3的水,太谢谢了,志愿者MM,我永生难忘。
    我喘着粗气艰难地走到顶峰,这座秀美的山几近把我的体能和意志摧垮。稍做停歇,望着两边的山脊向远处延伸,象是环抱着山谷。已经下午五时七分,太阳被乌云笼罩,透着光亮,天空是那么的苍茫,山谷是那么的寂静。猛然间,我想起了今年清明节,那天阴雨霏霏。我去给父母扫墓祭拜。在坟前,我跪着告诉两位老人家:聪仔已入选北京百公里挑战赛,将于五月八日在北京居庸关长城挑战百公里赛,希望阿爸、阿姆的在天之灵,五月八日到北京来,给聪仔勇气与力量,来看看孩儿是如何会吃苦的……。想到这,我对着天空,对着山谷大声地喊着“阿爸!阿姆!你们来了吗?听到聪儿在呼唤吗?你们的后生(闽南话——儿子)就是这样吃苦,聪仔现在遇到困难了,你们要来救我,帮助我。聪仔坚决要跑到终点!”喊到这里,我心头一热,双眼已噙满泪花。
    是啊!这时候的我,太需要精神力量了。父母就是我生命的原动力,精神的原动力,也是我所有动力的归宿。
    想到自己今天在延寿寺关门点冲关的事和自己挑战百公里的强烈愿望,我合着手掌对天空祈祷着:“天公伯,今天的代志(闽南话--事情)您拢知(知道),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都靠您了。”
    下山的路相对好走,都是土路,跑起来很舒服。在山脚下拐弯点,我看前后无人,停了下来,撒了泡尿,象孩提时候一样,一边走、一边撒,呵、呵,这泡尿量多色淡,它告诉我今天我身体的水份保持很成功。赶紧掏出腰包里的自制补给品,补充能量。
    经过十分钟的小跑,到了望宝川关门点,在裁判的授意下,我先过了电子感应门检测,再回头补给。狼吞虎咽地吃了三个香蕉、三杯功能饮料和二杯水。提着志愿者给我合装的一瓶饮料(自备的红牛和氨基酸运动饮料)上路了。
    过关了,心情放松了许多,吃够了,我的脚步放缓了。散步式地走过望宝川村,闲情地欣赏古村落,面带微笑地向纯朴的乡亲打招呼“你们好”,大娘大婶鼓劲地说:“加油”!我笑着说:“没油了,”大家都笑了……。
    走在望宝川的路上,我发现路的两边都摆着用营养杯种植的盆花,这些不知名的花,花丛不高,却十分显眼,有红色、紫色、粉色、白色等等,五颜六色、姹紫嫣红。这些盆花一直摆到村口,我以为谁家办喜事,老乡告诉我,是专门为迎接挑战百公里的勇士们而摆设的。我感动、惊呼:“哎哟,望宝川的老乡太好了,太善良了……”
    谢谢你!望宝川。
    告别了望宝川,开始进山了,已经傍晚了,气温降了很舒服,我的体能恢复了许多,便加快步伐,向前追赶。快到山顶,我追了四个跑友,其中有天津的“东北人”(他是跑吧“轻盈地跑”谢老师的学生),福州超越俱乐部的跑友及黑龙江,重庆的跑友。与他们同行一段,告别他们,我向前跑了。
    跑!下山就是跑,一跑到底。
    在东水峪村,追上了我们跑吧俱乐部的跑友,他大腿拉伤了,走得很慢,我安慰他,鼓励他。与他一起举着“你是最棒的”标语合照,我又向前跑去。
    在东水峪村口补给点,有许多的志愿者和救护车。志愿者非常热情,老远看见我跑来,就使劲地加油鼓掌。敬礼!百公里的志愿者们,感谢你们,你们太可敬、太可爱了。我每见志愿都说:“你们辛苦了”他们都会回复“您更辛苦、加油。”在补给点,我与志愿者们握手、击掌“加油、加油、加油”!
    我明白,从东水峪村口到百公里终点,是一马平川的柏油马路,相距十五公里,而且下坡,这样的路况在平常长跑是舒服的。
    上路了,天色将晚,凉风习习,跑步的客观条件很理想。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做了检验。我的体能在望宝川补充后,特别是喝了红牛饮料和氨基酸运动饮料,体能已活了过来。除了大腿两侧肌群有点酸疼外,膝关节,小腿和双脚均无大碍。特别是我的双脚,毫发无伤。我准备按计划以每公里五分三十秒的速度前进。
    跑着,跑着,我对着天空大声喊着:“阿爸、阿姆,您们听好了,从现在开始,看看您们的“后生”(儿子)是按那(怎么)跑步的!”说完,我采取了意念跑的方式开始了长距离的跑步。三步一吸、三步一呼、呼的时候直喊数字。一、二、三、四、五……喊到“五十“,重新开始一、二、三、四、五、六……,循环反复,一直向前跑,用意念忘却疲惫,用意念推动自己的脚步。说实在,以每公里五分三十秒的速度,而且下坡,对于身高1.78的我来说,跑起来是轻松的。二公里后,我追上了一个“背水袋”的跑友,超过他后,他不甘心,加速、反超过我,把我落下并保持500米距离。我无所谓,依然按自己的节奏喊着,按自己的速度跑着。
    在长陵镇我又超过一个在上坡走路的跑友。
    到了二坝北口,远远望去,十三陵水库湖中岛的塔楼,在暮色中,清晰可见。呵!离终点不远了。跑在二坝的坝堤上。风很大,刮得嗖嗖响。头上的太阳帽都差点刮飞。我紧靠着堤坝的护墙边。这样跑起来风阻就少了。在二坝南口补给点。可爱、可敬的志愿者使劲地喊:“大叔、加油!加油!”“嗯!加油、加油”。到了南庄村,天色已暗,夜色朦胧,朦胧中又透着光亮。山体的轮廓,逶迤的公路,来往的车辆与行人清晰可见。跑在柏油路上,不时可看见组委会贴在柏油路右道的百公里、五十公里、十公里前进方向的圆形地标。考虑安全问题。我自觉地跑在道路右道的路边。同时也可以循着贴在道上的地标前行。
    过了南庄村,我变速,加大步伐,节奏变为二步一呼吸,速度变速为每公里五分钟。跑了几分钟便追上一直与我保持500米距离的“背水袋”跑友,我发现他有点疲态。在一个弯道处,我超越了他,这一回,他再也没有追上来了。
    到了一个公司的大门口,我的记忆告诉我,这里是今天早上摆渡车经过的地方。下一个口子,就是通往大坝平台(终点)的入口。我把手上仅有的一口矿泉水喝了,空瓶子用力摔向地面,干咳一声,深呼吸,提速,跑进了十三陵大坝的入口,顺着斜坡往下冲,再右拐,跑三百米。呵,左边直线道的前方就是终点,冲!使劲冲!(速度估计每公里四分钟)到了,终点就要到了,我的目标就要实现了。奔跑中,我双手竖起大姆指,为自己鼓劲,为自己自豪。许多的跑友,志愿者为我鼓掌,呐喊,摄影机在“卡嚓”地响着。在跑到终点的一刹那,我右手用食指指向天空,迅速地倒指向地,大吼一声“呀”!“百公里,我征服你!”
    “吴进聪你太强了,太强了”“了不起”,我定神一看,是师傅“赤脚马拉松”徐扬和“跑吧大姐”陈静在终点等我。见到他俩我很激动、握手、再握手。我笑着对师傅说:“徐扬兄,学生行吧?”“厉害,好样的!”呵呵,高兴,得到师傅的肯定。
    志愿者为我挂上了百公里竞赛纪念牌,我心里一怔,好!有牌牌了,打印成绩单去,心里一直顾虑“冲关”的事,担忧组委会取消我的成绩,这种担忧就象闽南话所讲的“狗吃屎有罪”,毕竟自己犯了错。所以,我把百公里纪念牌让“大姐”陈静保管。只身去打印成绩证书,在打印处,工作人员看了我的参赛号码,很快就打出了我的成绩,一张红色的2010北京国际户外耐力跑挑战赛成绩证书,吴进聪成功完成百公里,成绩是14小时03分40秒。男子组排名第53名,年龄组排名单11名。此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一颗堵在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耶!我胜利了!牌牌有了,证书有了,耶!我的1036号真是幸运号码,“天公伯”眷顾我了。
    组委会的工作叫人纳闷,我提前一小时到达终点,去领取衣物的时候,存衣处已经撤了,领不到存衣包。我只好躲在休息区避风,等工作人员把我的存衣包送来。
    在休息区,我瘫坐在地上,仔细地端详百公里证书和纪念奖牌,这是我人生中最辛苦、最努力、最成功的果实。仰望星空无限感慨:首先,我要把百公里牌牌与证书恭献给我远在天国的父母,是父母给我顽强的生命,遇险不惊,遇难不死,愈挫愈勇;是父母哺育我成人,使我懂得人生的价值,磨练我山里娃子的吃苦耐劳的品质;父母就是我生命的原动力,精神的原动力和一切荣誉的归宿。其次,我要感谢我的家人,我的老婆和我的岳母大人,是她们关怀照顾,使我在伤病中得以康复,是她们的不辞辛苦,操持劳务,使我在训练中得以提高,全身心地投入百公里的备战。第三,我要感谢“跑吧俱乐部”,使我开拓了视野,汲取了知识,结识了朋友,提高生活品质,找到一把开启健康与快乐的钥匙。更要感谢“赤脚马拉松”徐扬和“跑吧老李”李平的悉心指导。结识二位兄长是我今生的幸运。第四,我要感谢我的局长张春献、县委宣传部的好朋友赖育民副部长、文体局林晓茵局长,感激他们长期以来对我的关心、支持与鼓励。同时,感谢跑友纪惠勇、杨文武在百公里备战期间无私地给我做后勤保障。      

    升級   17.2%

  • TA的每日心情
    奮鬥
    2014-3-4 23:08
  • 簽到天數: 8 天

    [LV.3]偶爾看看II

     樓主| 發表於 2013-5-29 14: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长文一篇~
    新手的我看完好感动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鬱悶
    2013-10-6 06:23
  • 簽到天數: 2 天

    [LV.1]初來乍到

    發表於 2013-5-30 21:18:51 | 顯示全部樓層
    內地人文筆平均計高香港幾班,一件普通事也可以寫一大編崋麗文章

    點評

    我觉得我五十好几应该就跑唔落TNF100 呵呵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3-6-4 16:07

    升級   17.2%

  • TA的每日心情
    奮鬥
    2014-3-4 23:08
  • 簽到天數: 8 天

    [LV.3]偶爾看看II

     樓主| 發表於 2013-6-4 16:0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3 14:40 , Processed in 0.14991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