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878|回復: 4

Boston Strong 在被迫停下來的地方「重新起跑」

[複製鏈接]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發表於 2014-4-23 10:07: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東方早報 2014-04-22

    在被迫停下來的地方“重新起跑”        
    朱軼

    2014年波士頓馬拉松有多達36000名參賽者,這個數字僅次于1996年波士頓百年大慶時的38000人。據統計現場有大約100萬名觀衆為這場賽事加油,要知道波士頓市區的人口才過62萬。

    組委會在終點附近特設一個“起點”:去年因為爆炸案沒有跑完的人,因為爆炸案受傷的人及其家屬,都從這裡跑向終點。

    早報記者 朱軼

    在波士頓這座城市,沒有比繼續奔跑更好的方式來展示人們對於美好生活的熱衷。在經歷了去年的恐怖襲擊後,2014年第118屆波士頓馬拉松賽在北京時間昨晚9時正式開賽。

    36000多名參賽者、100萬現場觀衆,他們不只是在參與這項最富盛名的馬拉松賽事,更是為了攜手跨過那個“曾經被迫停下來的地方”,繼續奔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就像今年賽事的口號一樣“We Run Together”(我們一起跑),為了戰勝過去,更為了未來。

    “重新起跑”的勇氣

    一年前的4月15日下午3時,波士頓馬拉松終點附近的博伊斯頓大街,地上不少遺落的手機鈴聲響個不停,卻無人接聽;逃離的人群在餐廳留下吃剩一半的食;還有錢包、皮包、背包等各種私人物品散落在道路上。

    在這幾十分鐘前,察爾納耶夫兄弟放置在背包中的炸彈先後在馬拉松終點爆炸,總共造成了3人死亡、260多人受傷。

    在此後一年中,“波士頓堅強(Boston Strong)”的口號在撫平傷口的同時,也在激勵所有的親歷者和在這座城市生活的人們積極面對全新的生活。

    今年的4月15日是“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一周年紀念日。“那些重新學習站立、行走和奔跑的傷員也激勵著其他人,相信在本月21日舉辦的本年度波士頓馬拉松賽期間將有數十萬參賽者和民衆一起向世界展現波士頓‘重新起跑’的勇氣。”奧巴馬的演講打動了很多人。

    在此後的一周里,全世界陸陸續續抵達的參賽者和波士頓市民一起告訴全世界“Boston Strong”。位於波士頓地區的哈佛大學校園內,數千盆小黃花放置在紀念堂前供人領取,學生和遊客的留言寫滿了整整六大塊白板。上面用英語、漢語、德語、意大利語、法語和日語等寫著諸如“波士頓,我為你的堅強而驕傲”、“我為波士頓而跑”等留言。

    在波士頓的多個廣場和馬拉松終點附近也都擺放著人們送來的紀念鮮花和各種祈福留言。喬丹、新百倫等運動品牌也紛紛推出了慈善紀念版的產品。

    波士頓城中五支職業球隊———紅襪、棕熊、凱爾特人、愛國者和革命隊都在自己的官方Twitter上同時發出,“我們在同一支球隊。波士頓堅強!”#

    波士頓凱爾特人隊特意把一年前親歷了爆炸案的部分幸存者請到主場,明星後衛隆多還親手將4名逝者的名字寫在了自己的球鞋上。

    這是整個城市的紀念。4月19日,2013波士頓爆炸案的幸存者及其親屬、現場急救人員等舉行一場“紀念奔跑”活動。這個由波士頓體育協會發起的5公里國際長跑比賽,也被看做是4月21日正式馬拉松比賽的預熱前奏。

    不少曾在去年波馬爆炸案中受傷的選手、幸存者紛紛亮相,整個場面既感人又勵志,終點前擁抱的一幕仿佛上演“昨日重現”。

    也是這一天,在爆炸中遇難的中國沈陽姑娘呂令子也受到了衆人的懷念。她的父親被波士頓紅襪隊邀請為球隊的主場比賽開球,還以他和呂令子的同學的紀念講話作為結束。

    整個城市都知道,所有和愛相關的一切都是為了重新出發。

    觀衆近市區人口一倍

    “跑過博伊斯頓大街終點線接受萬千觀衆的歡呼是波士頓馬拉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誠邀您2014年重返波士頓馬拉松賽場。”這是爆炸案發生後一個月,組委會給那些因意外而未能完賽選手的郵件。

    在那之前,波士頓馬拉松幾乎是全世界參賽准入門檻最高的馬拉松賽。而今年組委會邀請更多人一起跨越被迫停下來的地方。

    36000多名參賽者一起加入到了這樣一屆有著特殊意義的波士頓馬拉松賽,比去年發生爆炸案時則多出9000人。這個數字僅次于1996年波士頓百年大慶時的38000人。

    衆多馬拉松明星也紛紛報名參賽,讓這屆賽事成為近年來含金量最高的賽事。美國的兩位奧運會馬拉松名將瑞恩·哈爾和阿布迪拉曼都參加了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

    “我知道今年的比賽將是一次救贖,我渴望自己能成為其中的一部分。今年的比賽無疑將是波士頓的傳奇歷史上最顯著的馬拉松。”過去兩年,一直飽受傷病折磨未曾參賽的哈爾特意選擇把波士頓作為復出之戰。

    賽事總監麥克吉列夫雷也將親自披掛出賽,“我很驕傲代表馬丁·理查德基金會參加比賽。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家庭,非常勇敢。期待著在比賽當天和他們相聚在賽道上。”馬丁·理查德是去年爆炸案中遇難的年僅8歲的波士頓小男孩,當時他正和自己的母親以及妹妹在終點線附近等待著為參賽的父親歡呼,他的母親和妹妹也在那場爆炸案中受傷。今年,他的小學老師等人以他的名義組建隊伍參加比賽,這也是賽事組織者波士頓運動協會給遇難者家庭的一項特別禮遇。代表呂令子隊征戰的選手當中就有她在波士頓大學的中外同學和老師。20多位來自中國的跑者也在終點線上為呂令子獻上一束鮮花,他們相約每一年再來此奔跑的中國人都會帶花而來。

    “我希望大家都走出家門加入奔跑的行列。”賽前馬薩諸塞州警察總監莫西·阿爾本說希望更多人能來波士頓,“這是展現我們堅韌不拔精神的最好機會。”

    根據統計,有大約100萬名觀衆為這場特殊的賽事助威加油,要知道整個波士頓的市區人口才過62萬,這不僅意味著全城都為這項比賽瘋狂,同時也有著近波士頓市區人口一倍的觀衆在為所有人重新開始的奔跑和生活吶喊助威。

    一個特殊的“起點”

    過去的災難和恐怖給人們帶來傷痛,但往往低估了衆人戰勝困境的決心,而這恰恰也是馬拉松本質的隱喻。

    在42.195公里的賽道上,所有參與者和觀衆都向世界展示他們對於體育的熱愛,以及永不服輸的精神。人們也在這龐大的人群中發現了去年爆炸案的幸存者及其家屬,在經歷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困難後,他們勇敢地站在起跑線前,這足以證明他們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32歲的女舞蹈老師阿德里安娜·戴維斯就是其中之一,去年她在終點處觀賽時被炸傷了左腿,從而不得不接受截肢手術。截肢後一周,阿德里安娜就決定繼續跳舞,並參加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盡管對跳舞的我來說,健康的雙腿無比重要,但我不能讓他們(恐怖分子)得逞,我不能讓他們毀了我的一生。”

    出院後,阿德里安娜開始了艱苦的複健治療。今年3月16日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辦的一場科技大會上,阿德里安娜裝上麻省理工學院剛剛研發的高科技義肢翩翩起舞,這是她一年來首次公開翩翩起舞,現場觀衆為她獻上雷鳴般的掌聲。昨天,她戴著義肢開始自己的“處女跑”,“我要證明的是,你們能奪走我的左腿,但絕不可能擊倒我。”

    30歲的幼兒園教師艾瑞卡·伯尼洛克是波士頓爆炸案264名傷者中最後一名出院者,去年她為在終點等待參賽的母親遭遇爆炸。一個路人用腰帶給她止血,挽救了她的生命。

    而後來製造爆炸案的恐怖分子與她同在一個醫院令艾瑞卡一度噩夢纏身。爆炸完全改變了她的人生路徑,“我一直在想讓自己適應,不去問那些問題,因為那只會讓我變得瘋狂。這已經發生了,我就應該面對”。

    恢複行走能力的艾瑞卡說,自己將在今年完成因傷中斷的幼教研究生課程,然後繼續回到幼兒園當教師。她說自己要為了那些逝去的人以及那些幫助過自己的人,好好完成人生的馬拉松賽。

    這些感動衆人的故事主人公也在今年完成了自己的波士頓馬拉松賽。

    組委會在終點附近特設一個“起點”:去年因為爆炸案沒有跑完的人,因為爆炸案受傷的人及其家屬,都從這裡跑向終點。這段賽道很短,但對於阿德里安娜和艾瑞卡在內的5000名特殊參賽者而言,這是他們和這座城市重新起步的全新篇章。

    去年的災難帶來了太多人、太多事的改變。

    馬薩諸塞州州警拆彈小組的指揮官奎爾奇說,那次襲擊也推動(拆彈)小組進一步提供更高規格的安全保障服務,“僅僅在襲擊後的8個月內,拆彈小組進行了多達20多組培訓。”

    今年超過3500名警察以及大量專業安保人員參與了堪稱最嚴厲的安保工作,現場還有上千個監控攝像頭和金屬探測器。賽事的組織者———波士頓田徑協會稱參賽者禁止攜帶背包或手提包,觀賽者最好也不要攜帶;同時也不允許攜帶超過1升的液體,不允許穿遮蓋面部的服飾;也不允許穿像口袋背心那樣的能裝大件物品的衣服;在賽場內也不能出現大於11x17英尺的旗幟;那些直接跳進賽道的人會被當作“劫匪”對待。

    過去一年的傷痛並非屈服于恐怖和災難,相反它是波士頓和這項賽事重新出發的動力。就像波士頓市長馬丁·沃爾什說的那樣,“我們會繼續前行,為了那些逝去的人,更為了那些還在奔跑的人,我們要告訴全世界,在這裡,傷痛只會讓我們更堅強!”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樓主| 發表於 2014-4-27 06:58:54 | 顯示全部樓層
    明報 2014-04-27

    Boston Strong        
    韋戈

    每一個馬拉松跑手,總希望有生之年,能夠參與至少一次波士頓馬拉松,因為這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比賽。晚清戊戌維新前一年,波士頓已舉行第一屆馬拉松比賽,只有15 名跑手參加,其中10 人完成賽事。剛過去的星期一,波士頓舉行了第118 屆馬拉松比賽, 也是去年造成3人死亡、200 多人受傷的恐怖襲擊後,第一次馬拉松比賽。

    馬拉松在香港屬可有可無的活動,反正這個活動已被渣打包起(稱渣馬而不是港馬),一般市民覺得事不關己,不辦也不見得有何損失。波士頓的情况完全不同了,馬拉松並不是贊助商和主辦機構的私產,而是這個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整個城市的象徵及代表,正如主辦的波士頓田徑協會坦言:「我們只是為波士頓,守護和舉辦這個比賽,波士頓人是這項比賽的擁有人。」

    誰敢挑戰馬拉松比賽,即是與整個城市、與所有人民作對,挑戰美國的價值和生活方式。

    跑手方面,同樣沒有被恐怖襲擊嚇怕,無論是美國的精英運動員,還是去年因恐怖襲擊而無法完成比賽的跑手,都希望再參與本屆波士頓馬拉松。恐怖襲擊不但沒有令比賽取消,反而令波士頓人空前團結,誓要辦一個更好、更大、更安全的馬拉松比賽,市民可以一如以往,放心到賽道旁邊打氣。

    去到波士頓,已感受到強烈的比賽氣氛,特別是去年發生爆炸的最後一段賽道、Boylston Street 一帶,很多餐廳和店舖都貼了藍、黃色的絲帶,並出售寫上「BostonStrong」的衣服和鴨舌帽。「Take back therace」、「take back the finish line」、「finish the unfinished race」成為今屆比賽最重要的目的。每一個來到波士頓的馬拉松跑手,除了是最優秀的參加者(因為波士頓馬拉松是憑成績篩選,只有極快的跑手才有資格報名),也是36,000 戰士之一。他們一同踏上42.195 公里的征途,為波士頓重新奪回這條已有118 年歷史的賽道。

    「We run as one 」波士頓更強大

    波士頓馬拉松的賽道是一條直線,中途橫跨幾個不同的城鎮,到最後幾公里才進入波士頓。跑手要先坐大會安排的巴士到起點的Hopkinton 鎮,由於保安收緊了,跑手不能帶背包往起點,亦不能在Hopkinton 鎮的起點寄存行李;而過往一直較寬鬆,容許沒有號碼布的人混入賽道跑的做法,今年終於明文禁止了。

    整個比賽的安排,讓每一名跑手感受到,他們並不是個別的參與者,而是一整個群體。大會按跑手的速度,將36,000 人分成4 組出發,未出發的跑手先聚集在Hopkinton 鎮一間學校對外的草地上,一同享用大會及贊助商提供的簡單的早餐,包括Bagel 包、香蕉、熱飲、各種power bar 及能量飲料,然後一同步行至一公里外的起點。

    單是起點前這一公里路,已經令你感動得要哭。比賽都未開始,道路兩旁的市民已為你打氣,送上水和食物,不斷give me five 擊掌,又在窗外、牆上貼上各種打氣的字句標語,鼓勵你跑到終點,完成去年未完的比賽。跑了這麼多馬拉松比賽,未出發已擊掌至手軟手痛,只有波士頓才發生!

    波士頓人是相當可愛的,即使發生了恐怖襲擊,大家還是一同上街打氣,為跑手提供各種水果、糖果、冰水、抹汗紙巾,甚至連香煙也有,沒有想過退縮。市民支持疲憊的跑手繼續前進,而跑手參賽的本身已代表一分信任,信任波士頓的警察、信任波士頓的市民,讓跑手不必有任何安全的顧慮,只管勇往直前好了。無論跑手和市民,大家都有着同一的目標,馬拉松並不是為了個人做時間、砌成績, 只有跑手獨個兒奮戰,而是透過這項活動,體現「We run as one」的精神,因馬拉松令波士頓變得更強大。

    歡呼聲、打氣聲和擊掌聲下,我們恍如在飛翔。跑到10 多公里左右,賽道旁的市民忽然大聲呼叫「American」、「USA」,原來冠軍剛剛誕生了,美國籍跑手Meb Keflezighi 以2 小時8 分37 秒壓倒群雄,為美國重奪失落了31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冠軍!他也是史上首個勝出波士頓、紐約(2009)及贏取奧運馬拉松獎牌(2004 雅典奧運),也為本屆波士頓馬拉松畫上最佳的句號。

    黑人跑贏: 榮幸成為美國人

    波士頓馬拉松前, 根本沒有人看好Keflezighi。論成績,本屆有5 名男跑手曾破2 小時5 分,但Keflezighi 的最佳的時間只不過是2 小時9 分13 秒,他上一個比賽更跑出職業生涯最慢的時間——2 小時23 分7 秒(去年11 月的紐約馬拉松)。况且他也快39 歲了,黃金時間早已過了,而在100 年前,波士頓馬拉松曾禁止40 歲以上的人士參加,擔心他們身體負荷不了呢!

    Kelflezighi 並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1987年,他父親帶同太太與10 名子女,為了躲避戰禍,以難民的身分由東非的Eritrea 逃到美國,而他父親唯一的一個喼,也是他們一家僅有的財產,更在逃難時遺失了!美國的自由、平等和開放的制度,給予他們一家重生的機會, 來美國前一句英語也不曉的Kelflezighi 因跑步的天分,得以入讀著名的院校UCLA,代表美國參與各種比賽。

    在波士頓馬拉松比賽結束後的晚上,大會舉辦了一個大型派對暨頒獎禮,歡迎所有跑手參加,見證冠軍捧起獎盃的一刻。在簡單的致辭上,Kelflezighi 並沒有說,幸好有他這些東非黑人移民,給美國的田徑界爭光,若靠你們這些本土白人,休想再贏得波士頓馬拉松呢!而是懷着一份感恩的心說: 「他很榮幸成為美國人,並為美國重奪本屆波士頓馬拉松的冠軍,最感動是兩旁打氣的群眾都在喊USA、USA、USA, 不斷向他輸送力量,支持他一直到終點!」

    只希望,香港也可以擁有像波士頓一樣偉大的馬拉松比賽。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樓主| 發表於 2014-4-25 08:06:29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04403
    am730 2014-04-25

    Boston Strong        
    孖九        

    上星期日波士頓馬拉松,帶頭的MebKeflezighi在最後1英里左右,回頭望了一眼正在步步進迫的Wilson Chebet,然後他在賽道兩旁的支持者吶喊助威下咬緊牙關,保持著11秒的優勢衝過終點,成為過去31年來,第一位勝出波士頓馬拉松的美國人。

    「回望不是壞事,」 Keflezighi在賽後表示。「它可以為你挽回一場勝利。」

    這句話語帶雙關,不僅是一位馬拉松冠軍的心得,亦道出了波士頓全市上下的心聲。

    波士頓馬拉松是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比賽,至今已舉辦118屆,成為了該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場賽事的參賽門檻一年比一年高,但來自世界各地的報名人數卻有增無減,很多跑友日操夜操,就是為了取得「落場」資格,親身感受波馬的氣氛。然而就在一年前,兇徒選擇在終點前歡呼聲最響亮的位置引爆炸彈。事件中3人喪生(未計後來因追捕兇徒而殉職的警員)、二百多人受傷,無數人的心靈受創。

    不少人都很關心,波士頓將會如何走出陰霾呢?

    一年過去,波士頓以最積極的態度回答了這個問題︰場內的3萬6千多名跑手中,有在去年的爆炸中失去手腳的市民,亦有特意由外地飛來,用腳聲援波士頓的跑手;場外則有無懼襲擊,繼續站在終點前為參賽者打氣的市民;另外還有大批加強保安巡察,確保賽事順利舉行的警察。他們因為不同的理由,以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方式參與今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但均有著一個共通點︰他們的腳步並沒有因為一年前的沉痛經歷而停下,反而藉此轉化為正能量,向全世界證明波士頓不會因為暴力而屈服。原來回望不是壞事,它還可以推動人向前。

    感謝波士頓馬拉松, 讓孖九見證到一個城市團結起來,將夢魘變成美夢的感動一幕。

    點評

    Like: 5.0
    Like: 5
      發表於 2014-4-27 12:44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樓主| 發表於 2014-5-2 08:22:12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05209
    am730        2014-05-02

    波士頓馬拉松後記        
    園丁

    第118屆波士頓馬拉松,已於上周一結束。本屆有45位香港跑手參與,其中至少兩名跑出Sub 3成績,包括跑出2小時59分11秒的「金毛鴻」楊錦鴻,以及跑出2小時58分28秒的莫紫凌,名次為馬拉松女子組第110名,恭喜兩位創佳績!

    由於終點的海拔比起點低一截,波士頓的成績並不能作世界紀錄,但這絕不等於波士頓容易跑,因為賽道中途有上有落,而且落斜也同樣在消耗四頭肌,再加上最後還有一個Heartbreak Hill要克服!2011年Geoffrey Mutai能在波士頓跑出2小時3分2秒的佳績,主要因為當天的順風如上帝之手,在背後推所有精英一把。

    本屆男子組冠軍,意外由美籍跑手Meb Keflezighi,以2小時8分37秒贏得,比差點追上來的肯雅選手Wilson Chebet僅僅快11秒。美國人等了31年,終於有跑手揚威主場!說奪標意外,因為Meb的馬拉松成績從未破2小時5分(本屆有五名跑手曾跑sub 205),而且已將屆39歲之高齡了。女子組方面,由肯雅的RitaJeptoo以2小時18分57秒的破大會紀錄時間奪標。Meb並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27年前他們一家由東非的Eritrea逃難到美國。這名原本一句英語也不懂,今天說話仍帶有一點口音的跑手,卻因為美國給予的機會,代表美國贏得2004年雅典奧運馬拉松銀牌(Meb也有點幸運,因為當屆有一個瘋漢衝出賽道,推開領先的巴西籍選手Vanderlei deLima,Lima最終只得第三),是American Dream的最好例子。

    馬拉松的賽道上,看到的都是團結與和諧,不同種族的人都上街為為Meb吶喊打氣,從不質疑他的身份、他的忠誠,因為Meb以美國人的身份為榮,有著同一樣的價值觀,說同一種語言,是不折不扣的美國人。去年的波士頓馬拉松襲擊,由兩名車臣移民策動,而Eritrea的移民Meb,則在襲擊一周年之際為美國贏回這場比賽,為本屆波馬留下最完美的結局,也為美國的新移民平反。

    美國女子的希望S h a l a n eFlanagan跑出2小時22分2秒的個人最佳時間,也是美國歷來第三快的時間。這成績在足以在去年奪冠,但今年只是跑第七,皆因本屆女子精英多有超水準表現,例如冠軍Rita的腳掌在比賽前六星期被爆裂的玻璃弄傷,被迫停止最後階段的訓練,但依然能奪冠兼破大會紀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9 21:33 , Processed in 0.14397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