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203|回復: 16

猛龍教官馮華添

  [複製鏈接]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發表於 2014-4-24 07:13: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壹週刊 2014-04-24

    猛龍教官馮華添        

    七點半,自由行還未佔據纜車站,馮華添率眾弟子拉筋熱身,準備奔山。

    弟子身披黃色戰衣,熨上「MET RUNNER」字樣,MET可拆解為馬拉松精英隊,也有達標之意。三個小時內完成42.195公里的馬拉松,是為達標,在香港,大約有兩百人達標,其中四十四個,出自馮華添教鞭下。「我送他們每人一件,只一件,呢個係身份,冇得買,好多人攞咗,唔捨得著。」

    馮華添當差三十幾年,是機動部隊的體能教官,看重跑手胸前的MET RUNNER,與差人膊頭上的花飾。「一個特警同守環頭的人跑,特警一定唔輸得,因為身份問題。」

    他教出男女子香港冠軍,金牌教練是他膊頭粒花。曾經有冠軍徒弟離隊,他個多月睡不着,鬱出血癌。「Cancer易請難送,我用個幾月時間請佢出來,要用半年化療將佢送走。其實好多傷心,是自招的。」

    一心求勝的馮華添,沒想過,後來被一隊六小時捱完馬拉松的盲人與聾人學生,扭轉了他的想法。

    馮華添記得那些讓他引以為傲的成績。像徒弟賴學恩,連續十年的香港男子排名第一,馮華添不但能準確說出他的最佳成績是兩小時二十八分三十八秒,還背得出進化過程。「兩小時四十六分、兩小時三十八分、到兩小時三十五分,然後得到香港第一。」

    要徒弟心悅誠服,他信學堂那套,不是電視神劇關禮傑式跳九里的意氣用事,而是身先士卒。「第一日入學堂,幫辦搵隻手撩尿兜入面的尿漬,話第日唔可以見到黃色,叫我們洗乾淨。幫辦都落手,我們還不瞓身?」○八年他患血癌,化療時頭重腳輕,仍帶賴學恩過澳洲比賽。「我同醫生度過化療的時間,令出國期間最唔易感染。教練唔在場,跑手做唔出成績。」

    學生稱馮華添為「添哥」,他是大哥格、老派人,一日為師,當終生為父,曾經有幾位學員夜收工,有礙練習,他當仲介,幫他們找工作。「有學生在企業當高層,請他找些朝九晚五的工作。」

    多年來開班收徒可以,接客免問。「有些人好神秘,搵秘書打來問我,請我私人教,我話唔好意思,我沒時間教一個人。我有開班,有些是免費的,你可以自己去運動場找我。不過好奇怪,唔使錢嘅班,啲人唔喜歡。」講到底,馬拉松是耐力訓練,多幾個人沿途跌跌碰碰,比較襟跑。「你有一把火,佢有一把火,分開燒好快熄,如果幾個人一組一齊燒,把火就好紅。」

    一哥

    八二年,馮華添第一次跑馬拉松。與很多人一樣,跑步是出於無奈。他十七歲當差,幾年後胃出血,醫生着他多做運動,減壓強身,他踢對白飯魚,坐言起行。他說胃出血是因為工作太認真,聽過他的身世後,似乎不假。他在內地出世,自小離開雙親。「好細個俾親戚運過來香港,點樣來,過程點已唔記得。」他在香港跟過姑姐、姑媽、兩位叔伯。「由細到大,在四個家庭走來走去。」溫飽不成問題,唸書機會卻不多,小學後便出外打工。可能是從小機會不多,每遇機會,馮華添都搏盡。「當差時讀夜校,我都要爭第一,考試前請假一星期,唔瞓覺咁溫。」本來跑步是為了強身減壓,馮華添卻愈練愈入迷。「返工由沙田跑去粉嶺,放工又跑返沙田,禮拜六日換了衫就在山裡面過。」那時沒有科學方法,只有斯巴達。「專挑山路泥路,由粉嶺和合石山頂衝落去,每次計時,有時失足,成個元寶咁滾落去。」後來他知道落斜傷膝,可惜已經太遲,左膝勞損,大腿骨擠壓着脛骨,九一年,當他跑完第十年馬拉松,便告收山。馮華添八五年起在機動部隊總部當體能教官,當時有一位幫辦,一位警署警長,與十二位警長,他是警長之一。九五年那警署警長移民,警隊本準備提升他接替,誰知四個月後,那位移民上司因找不到工作而回流復職,馮華添南柯一夢不特止,還被投閒置散。「做回原來的位置,本來也沒問題,但自從他回來,很多事情不再讓我做。」他閒着沒事,便去考了田徑教練牌。那個教練牌,到○二年終派上用場。「當年我看到香港派一個兩小時四十一分的代表出外參賽,在我那個年代,跑兩小時二十幾的少說也有十個八個。四十一分那個成績,跑完可以回家,不會有獎。我諗,就算我用以前的方法教,該可以教出一個香港代表。」他隨即自薦在警隊出任馬拉松教練。因為自己跑錯方法收過山,便參考外國經驗,整理出訓練門路。第一次在警隊招生,便收到賴學恩。「我叫學員做十次四百米跑,跑完十個,我見佢自己跑第十一個,佢一衝我就計時,一分十三秒,我叫佢跑多個,一分十五秒,佢根本唔使用力。」年幾之後,賴學恩贏得渣打馬拉松。

    手空空

    手底下出了一哥,馮華添便想教個一姐。「那我就是香港男女馬拉松冠軍教練,現在看當然覺得虛榮。」他也的確如願,徒弟黃小萍三奪渣馬冠軍。可惜○七年尾,黃小萍退隊。當時徒弟如日方中,馮華添一時難接受。「我主觀覺得,我把最好的教了你,你應該要珍惜,我的心態係咁,但原來學的人未必係咁。學生學會了,一樣會選另一條路。」他的教學方法,一直分兩套,對平常學生教一套,只對他看得起的精英,才把珍藏的一套傾囊相授。他失眠抑鬱,數月後,身體出現毛病。「左眼球凸出來,眼睫毛掂到眼鏡,去醫院化驗,結果是血癌。」馮兩努是他學生,一日馮察覺他臉色有異,問起來由,馮華添直說。「馮兩努話:『添哥,一個人得兩隻手,一手捉一個,仲邊有第三隻手捉更好的?』」馮兩努的話,馮華添聽懂一半,放低黃小萍,轉而在學生中發掘另一位有潛質的女跑手,就是後來的香港第一周子雁。雖然心結解開了,還是要化療一輪處理癌症手尾。馮華添捱過這關,馮兩努卻在同年因心臟病猝死。至於那半句未懂的話,馮華添到一○年才解開。當時他安排徒弟周子雁到青海集訓,其間周獲國家隊教練賞識,邀她留隊訓練,爭取奧運參賽資格。周子雁答應留下,發馮華添一封電郵。馮華添讀過電郵,又回到兩年前的交叉點。「當時有個感覺,我養大個女,點解要叫隔籬那個人做阿爸。不過換轉頭,可能我也會這樣選擇,人之常情。」馮華添也看好周子雁,本打算減少手上其他訓練工作,助她爭奪奧運資格。「不過我未教過奧運選手,點夠一個操過奧運選手的教練咁好?只係自己唔心息。」想了幾個月,不想了。「難道我又要找第三個人,之後再放開?我唔需要再捉住任何人,精英跑手喜歡幾時來就幾時來,幾時走就幾時走。」幾個月後,他把那套本來用在幾個入室徒弟的方法,授予其他學生。他頭九年教出二十三個三小時內完成馬拉松的學生,自一一年打開門路,至今已多添二十一位。

    路遙遙

    幾個月後,機緣巧合,馮華添收了兩位盲人徒弟。話說一一年頭馮華添帶隊到廈門比賽,有五個他不認識的盲人,其中一位盲人阿Kim,當時半行半跑完成十公里,賽後問馮華添,自己有沒有潛質跑馬拉松。「我見他有手有腳,就同佢講:『呢個世界無話得唔得,只有做唔做。』」阿Kim與另一盲人隨馮華添練習,起初也心大心細,馮華添見狀,故意一問。「我問他們,如果你跑馬拉松,全港可以排第幾?」健全人沒法說準,兩位盲人聽了心中更涼了一截,都估計自己排在正常人後面。「我對他們說,全香港可以跑完馬拉松的人唔夠兩萬,你跑得完,就爬了七百萬人頭,而呢七百萬人,係企响度俾你爬頭的。」盲人聽了,心雄起來。阿Kim後來找到贊助,打算跑巴堤雅馬拉松,鼓舞其他失明人士,馮華添聽後,請他三思。「巴堤雅三十幾度,你唔跑都死,你去跑,跑完呢世都唔會想跑。去黃金海岸跑吧,那邊七個鐘頭限時,阿Kim,你唔停就返到嚟。」贊助還包領跑員旅費,馮華添為免健全跑者爭崩頭,建議找聾人跑手擔當,後來兩隊一盲一聾的組合,取其諧音,稱為「猛龍」。兩隊人在黃金海岸完成賽事,阿Kim捱了六個多小時,衝過終點,馮華添與他相擁流淚。教出了猛龍,馮華添始料不及。「我以前只會想,點樣最快跑完四十二公里,其實馬拉松除了有個長度,還有闊度,乜人都可以跑。」後來馮華添問阿Kim,為何喜歡馬拉松,阿Kim說:「馬拉松不會因為我盲,而縮短距離,也不會因為我盲,將終點拉遠。我唔使人同情,亦唔使多做。」馮華添活學活用,又鼓勵了一些人。

    點評

    Like: 5.0
    Like: 5
      發表於 2016-2-16 23:17
    Like: 5
      發表於 2016-2-16 23:17
    Like: 5
      發表於 2014-4-30 19:04
    Like: 5
    學習人生中很多道理  發表於 2014-4-25 12:22
    Like: 5
      發表於 2014-4-25 10:05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3-12-17 21:42
  • 簽到天數: 1 天

    [LV.1]初來乍到

    發表於 2014-4-30 22:34:42 | 顯示全部樓層
    兩年前參加他舉行長班訓練,他說我可以sub4完成全馬,但我剛跑完第一次渣馬,用咗5:20完成,眼光好準,抵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9 08:04 , Processed in 0.1276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