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954|回復: 6

毒霧奪命 跑步6小時 京女「肺」變黑

[複製鏈接]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發表於 2014-1-21 07:25: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first/20140121/18600089
    蘋果日報 2014-01-21

    毒霧奪命 每年50萬人早死 跑步6小時 京女「肺」變黑         

    【《蘋果》記者北京、上海、陝西、廣州直擊】1982年英國與阿根廷的福克蘭海戰,兩國907人戰死;2005年颶風卡特里娜摧毀新奧爾良,1,833人慘死;時至2012年,因暴露在北京的PM2.5污染物顆粒中而死亡的市民竟高達2,589人!連前衞生部部長陳竺都承認,空氣污染導致內地每年有50萬人早死!究竟甚麼是PM2.5,與霧霾又是怎樣的關係?踏入2014年,內地霧霾仍揮之不去,《蘋果》記者近日親赴神州追「霾」,從今日起一連三日為讀者拆解十面「霾」伏背後的死亡真相。

    三之一

    「冷靜點,深吸一口氣,然後呼出。」如果在北京這麼做,你等於是加速自殺!

    京城名媛洪晃形容當下的北京城是個「毒氣罐」,環保人士鍾峪的親身經歷更能證實這一點。酷愛跑步的她背着一台俗稱「機器肺」的PM2.5採集樣本機器,在北京跑完了全程馬拉松,「如果空氣不好,那跑步對我究竟是健康還是不健康?」這是她實驗的初衷。結果令她極為震驚:「機器肺」會以每小時4升的速度(與正常人類呼吸相同)呼吸,並將吸入的PM2.5顆粒採集到膜片上。6小時7分鐘跑完全程後,她瀕臨崩潰地發現,自己吸取了5,605微克的污染顆粒,設備內的白色濾膜已變得黃黃黑黑。

    霧霾殺人多於戰爭風災

    更令人感絕望的是,機器肺只是模擬靜止狀態下的呼吸,但人在運動時的吸氣量是安靜時的10至16倍。鍾峪查過資料後確定,即使家中裝滿空氣淨化機,但只要活在北京,她每年就不得不吸入8,000毫克的PM2.5顆粒,其中約一半都將沉積在肺中。

    北京周邊無數巨大的煙囱、市內密密麻麻汽車排氣管,為這個城市不斷地製造着充滿殺意的PM2.5顆粒,去年平均濃度達到89.5微克/立方米,是國際最低標準35微克的2.56倍。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定義,生活在35微克以上的環境中,死亡危險將劇增15%。這就是北京PM2.5的殘忍真相。

    當飄浮空中的顆粒越來越多,便有機會形成「霾」。按去年1月的平均污染指數推算,如今京城上空1,000米範圍內那堆散發刺鼻氣味、土灰或橙黃色的污染物質,總重量5,042.4噸,相當於420輛九巴的雙層巴士。霧霾像一堵牆般阻擋了城市中的光源,北京前十個月街燈被迫提前開啟149次、延後關閉132次,為黑夜中的城市照明。當能見度下降到3米以下,北京超過46.4萬個監察鏡頭將全部失靈。政府甚至要求一個軍事團隊研究方法,防止霧霾天內的恐怖襲擊。事實上,去年天安門金水橋的恐怖襲擊,正是發生在北京掛上霧霾警報的10月28日。

    PM2.5和霧霾並非北京獨有,去年內地平均污染日數達到189天,霧霾日數佔29.9天,至少是半個世紀內的最高值。從東北到江南,從上海到西安,幾乎全國都被霧霾攻陷。一到冬季取暖,燃煤大量增加,污染便會加劇。去年範圍最廣、時間最長的兩次霧霾天氣,便是出現在1月和12月。同時除4月和8月外,全國都受霧霾天氣影響。當局今年正式將霧霾列為自然災害,說明情況已極不樂觀。

    在霧霾中緩慢地迎來死亡,似是個不可避免的過程。「PM2.5跟吸煙一樣,沒有人能告訴你吸幾支香煙就會得癌症。」鍾峪感慨道。其他一切都有特供,只有呼吸的空氣,是眾生平等。在北京生活了十年後,她在去年8月選擇了回到雲南,這是個沒選擇下的選擇。但,雲南也有霧霾。

    升級   34.2%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懶
    2014-4-8 08:39
  • 簽到天數: 5 天

    [LV.2]偶爾看看I

    發表於 2014-1-21 08:33:18 | 顯示全部樓層
    唔洗恐襲,自己已經慢性自殺中。「霧霾」真的是自然災害嗎?各位返國內跑馬請保重!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3-27 09:45
  • 簽到天數: 16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發表於 2014-1-21 09:24:42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升級   0%

    該用戶從未簽到

    發表於 2014-1-22 00:06:50 | 顯示全部樓層
    leehyalbert 發表於 2014-1-21 09:24
    死喇! 我三個月前跑完北京馬拉松! 個肺又黑晒啦!
    以後唔返大陸跑馬啦! ...

    三個月前的中國北京馬拉松我也有份跑,是沒有霧霾的,空氣極佳,天朗氣清,閣下去了那個北京?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點評

    Like: 5.0
    Like: 5
      發表於 2014-1-22 02:26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 07:40:44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122/18601487
    蘋果日報 2014-01-22

    避霾大逃亡 駐京日人舉家回國        

    【《蘋果》記者北京、上海、西安、廣州直擊】

    「起碼我可以有跑步的自由。」環保工作者鍾峪逃離北京返雲南居住的理由很單純,她的友人公益工作者安豬將整間公司撤離北京的理由更直白:「為保命緊要,決定搬往廣州。」北京因為霧霾引發的逃亡潮不但有內地人,外籍人士同樣非常擔心。美國駐華大使館每小時公佈京滬等大城市的空氣質量指數;駐華日本人向日本政府或企業要求霧霾津貼,有日本人甚至舉家逃回國避霾!三之二

    鍾峪在北京生活十年,在綠色和平的工作是她最長的一份工,但她去年4月決定返回空氣污染比北京輕得多的雲南老家。她說,在北京的污染天,會感到喉部不舒服,特別容易感冒,多是呼吸道感染。「對我個人來說更看重的是心情問題,每天一早起來,一看空氣(質量)指數幾百,所有快樂的原因都沒有了!」她說,回去昆明,想跑步只要穿上鞋子就能跑步,在北京必須去找空氣質量特別好的那天才能去跑,「對一個工作者來說能抽出時間去跑步是不容易的,如果你有時間了還不能跑,那會是令人非常沮喪的一件事」。

    出差返京

    喉痛發燒半月

    自嘲為保命撤離北京的社會企業「愛聚公益創新機構」創辦人余志海(安豬),在北京發展也超過12年,他對北京近年嚴重空氣污染感受深刻,「(北京的)空氣差到好似置身廢棄的外星球一樣」!他2001年到北京工作,「當年北京藍天白雲,美不勝收」。不過,自2010年,北京空氣突然轉差,他當年在台灣出差返京後,身體無法適應,喉嚨不舒服及發燒,病況持續約半個月。前年開始,由於北京空氣污染更嚴重,淪為廢氣都市,他去年1月決定搬往其他城市發展,最終選擇在廣州落腳。他說:「北京根本唔係人住的地方,但如果廣州往後空氣同樣轉差,都唔知可以去邊。」諷刺的是,就在記者訪問他當日,廣州正好也出現嚴重霧霾天氣,空氣質量指數已超過200,屬重度污染。

    北京淪為霧都,美國駐華大使館專門裝設了懸浮粒子數據監測儀,24小時監測使館所在的區域空氣中PM2.5的數據。因與北京環保部門公佈的有很大落差,不少內地人則寧願相信美方指數。

    日企職工要求霧霾津貼

    在北京的日本人對霧霾尤其恐慌,日本駐華大使館職員和日本企業職工,去年已紛紛向日本政府和企業要求霧霾津貼。「現在還沒有答覆!」日本共同社駐北京記者渡邊靖仁表示,因為日本目前經濟不景氣,所以至昨日都未有下文。

    渡邊靖仁在北京工作四年,他太太和兩個兒子在北京生活也快三年了,但渡邊太太去年開始咳嗽不停,經日本醫生診斷為慢性氣管炎。醫生又告訴他們,在北京的日本人看同樣病的人和同樣病狀的人越來越多,都與霧霾天氣有關。渡邊的兩個兒子都因為空氣問題不喜歡留在北京,他們就讀的日本人學校,去年有學生約600人,但因為許多日本人逃回國,今年在校日本學生或降至500人。

    「很多日本大企業的員工,讓自己的家人回日本了,這樣的比較多,因為怕霧霾天氣對健康有不好的影響!」渡邊表示,他知道不少日本人舉家逃回去,他自己也因為工作調動的關係,今年3月將會舉家返回東京。他表示不排除再來華工作,但到時他會考慮北京的污染問題。目前,由於北京霧霾嚴重,渡邊會安排家人先回日本。



    蘋果日報 2014-01-22

    毒氣城不見廣州塔 攝影師寧躲家跑步        

    現職自由攝影師的陳琬旅居德國12年,但她每年都會分別逗留德國及廣州約半年,其位於海珠區的住所可遠眺白雲山,但能否看到白雲山已被她視作空氣污染的指標。她說:「空氣好可以看到白雲山以及廣州塔,如果看不到,即是當日的空氣質素不理想」。

    陳琬早年曾到北京讀書,後來負笈德國留學。她比較兩國的生活環境後,發覺中國空氣質素太差,彷彿淪為「毒氣城」。她說:「上月回到廣州就覺得非常唔掂!」她每周會跑步健身兩至三次,「在德國街外跑步是平常不過的事,但在廣州無法如此優哉游哉地跑步,就是因為空氣污染太嚴重」。在廣州跑步時,她偶爾會出現呼吸不暢及氣喘等,因此在住所裏安裝跑步機,改為在室內健身(圖)。而當空氣污染太嚴重時,她還要關門窗跑步。

    陳琬又說,相比起廣州空氣質素,珠海的情況要好一些,所以打算轉到珠海置業安家。她自己會再觀察五年,一旦內地空氣污染情況無改善,便會長居歐洲不再回國。

    《蘋果》記者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4 01:44 , Processed in 0.13979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