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339|回復: 3

平静和曲折-我的第19次马拉松

 關閉 [複製鏈接]

升級   13.16%

該用戶從未簽到

發表於 2009-5-23 22:01: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平静和曲折-我的第19次马拉松
txma @ 2009-05-02 20:06

1,平静和曲折
我在26日7:27分冲出了住处,用时3分钟赶到18号站台,正好搭上7:30从Dresden Hbf出发,
8:21到Koenigstein马拉松起点的火车。

火车里早已坐满去跑马拉松的人,我们当天可凭号码布在Dresden区域免费乘车。

我随便找个位置,默默坐下来。
以前,我常常有着格外的兴奋;如果有伴儿同行,我更要笑语喧哗了。
只是这次,人安静得很,内心也平静得很。
看着车窗外绿色盎然的生机,念着自己这少有的平静,我不禁想,这次马拉松,是不是会出好成绩呢?
只是...这马拉松,也像别的事情一样,常常是曲折的,谁能预测到怎样的结果呢?

正想着,火车停在了Richtung站,车厢喇叭里用德语噼哩叭啦说了一通。
人群里只是一阵简单的哄笑,并没什么特别的动静。
我虽不懂德语,但见这么多人一起去跑,内心自也安稳地很,仍平静地坐着。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车厢喇叭里又是噼哩叭啦说了一通,车厢里先是一阵哄笑,然后众人开始收拾东西,向车下涌去。
我问了近旁的人,原来火车出了问题,我们需要或者Bus或者步行到起点。

一群人熙熙攘攘下了火车,聚集在铁道旁的停车场上,早有一大群人,围着唯一的一辆Bus。
这么多人...这么一辆Bus...怕怎么都是装不下的。
我们等了十几分钟,又有组织者模样的人噼哩叭啦说了一通,人群里又是一阵哄笑,有人径自向远处走去。
估摸是Bus调度不及,建议大家徒步到终点去。
我耐不住,跟着几个人向起点的方向走。

过了大概二百米,走在前面的一大个老德突然在一个招牌哪儿停下来,嬉笑着冲后面的人做着鬼脸。
走近了,我看到,那招牌是马拉松公里牌,上面赫然地写着:6 KM。
太远了...高个老德又做了个鬼脸,返回向Bus走去。

我犹豫了一下,回身小跑到Bus哪儿。

车上早已挤满了人,一堆人在车周徘徊着。
车的后门台阶哪儿,挤着三个人,撅着的三个屁股自然都变成了扁的。
我凑到前门看,前门的台阶上,撅着两个圆圆的屁股,还稍微有点儿缝隙。
看到我,组织者笑着噼哩叭啦对我和车门口的两个屁股说了一通。
两个屁股向旁闪了闪,组织者对我说了几声Bitte。
我猜,大致是说我很瘦,那个缝隙我能挤进去,其旁的欧洲人,那是屁股怎么变形都塞不进去的了。

我只有一只脚的半个脚尖踏了实处,就这样踮着大概二十分钟,终于到了起点。
我们迅捷下了车,Bus也迅捷地折返回去接下一拨人。

只是车上的时光,并不枯燥。对面的两个座位上,坐着一个大人,三个小姑娘。一个大人帮我接过了包,一路上三个小姑娘咿咿呀呀地唱。

虽然这一路很曲折,只是我的心情一直都很平静,但,也许同样意味着,即使我内心平静,但我的马拉松,也许仍然会很曲折。

这样一折腾,马拉松晚一个小时起跑。

写到此处,我觉得我们在国内,也许要多些包容。
在国内,这样的事情大致鲜有出现;一旦出现,怕参与者早已是怨声载道。
并且,Dresden马拉松的报名费是41 Euro(即使现在欧元不景,也相当于400人民币)。而北京的马拉松,学生报名常常是免费或者10元。何况,北京马拉松发放的纪念品(至少浴巾很实用,T-shirt有时候也相当好)常是有点儿价值。
至于Dresden,除了和北京一样的纪念牌,此外再无别的。

出发前,我仍和以前一样,加入了屁股向人群,水枪向花草的行列。
又是一排撅着的屁股,只是这屁股间有着间隙,而且有了哗哗流水响,与不远处的河水声相应。

2,退步和进步
半程时间是1小时27分26秒,算是有了点儿小的进步。
全程时间是3小时53分36秒,相比2007年同样的赛事和路线,却是有着很大的退步。
简单记录分段时间,
5公里,19分29秒;
10公里,39份40秒;
15公里,1小时1分09秒;
20公里,1小时22分24秒;
21.0975公里,1小时27分26秒,此段一直保持在前十名左右。

26公里后开始抽筋,此后对时间印象不深刻。
名次是339。

3,赛前身体情况
由于花粉过敏,近两三个月来状态时好时坏。
状态好时,3000米跑出过10分12秒的好成绩。
状态不好时,夜不能寐,昼不能醒,擦鼻涕能把嘴唇擦破。
25日清晨4小时56分在咳嗽中醒来,持续咳了一个小时后,又昏昏睡去,8时醒来。
25日在办公室忙了一天,晚上看电视剧上瘾,26日0:58睡去,早6:30醒来。

只是,比赛时奇迹般发现没有任何不良感觉。

4,11公里
11公里处,没有大的路标牌,只是在路边写着很小的11KM。
然而,在小小的11KM字样旁,鲜艳的紫红色的Fuck Y...,赫然占满了整个路面。
印象不能不深刻。

5,like a machine
有个西班牙人见过我在操场上跑4000米,形容为“like a machine”。
我今天在3-6公里,7-21公里的奔跑,大概就是like a machine。
比较稳,很有节奏感,和号码为40730的运动员飙了很久。

6,孤独和精彩
大概在8公里的时候,40730号运动员先我跑去了,而我的身后,依稀也没什么人。
或者繁花似锦,或者林木参天,或者碧波流转...,可惜,偌大的易北河边,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身影。

不能不感谢前些天多次从Noethnitzer 38到蓝色奇迹20公里左右的往返跑。
我在前半程,跑出了自己的精彩。

7,历史没有如果
抽筋是我跑马拉松的固有话题。
半程过后依稀有点儿抽,终于在26公里处爆发出来。
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坐在86公交车站牌下的椅子上修整。
坐下来多少有点儿困难,脱鞋虽然更有点儿难,但终于是脱了下来。
无论我怎么拍腿,几乎没什么效果,决定起身。但到穿鞋时...脚底板抽得厉害,我不知道骂了多少句TMD,才勉勉强强把鞋穿上。至于,从椅子上站起来...天...我大概是拖着不能动弹的腿,用手扒着站牌挡风玻璃,慢慢趴起来的。
主要难在,那腿,不能动也就罢了,只是她抽得,我每次都不知道改怎么处理她得好。
终于站起来了,我看表,13分钟过去了。
如果,我没有坐下来,而只是慢走调整的话,也许...
但,历史,没有如果。

8,腿的功能
我在前半程,腿的功能看似强大,至少有过“like a machine”的奔跑。
在26公里以后,我觉得,腿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拉后腿”。
我确实是拖着她在一瘸一拐的前行。而且,这拖,我想,是“意志力”在拖,而并非“体力”在拖。

比如,常常有人问我马拉松之后是否累。我的回答往往是:不累。我不累,真的不累。
我没有一双可以让我跑完马拉松全程的腿,因此,我的体力,根本就没有发挥到极致。
我自觉txma的跑步动作,平素还多少有点儿专业的感觉。那么,今天的27公里一直到终点,txma的跑步动作,我想,没有人会认为txma是一个健康的人。
他仿佛在用肩拖动身体前行,那迟滞的腿仿佛太沉,他根本拖不动。
恐怕你不知,这当中,txma做了多少次凶狠的鬼脸。
因为,txma,实在是有心有力,却没有可以操纵的腿。
他的凶狠张扬着他有力无处使的尴尬。
我在这一刻,渐次明白了txma同学在跑马拉松时为什么那么关注美女。
因为他仿佛有很多能量,但跑不起来,于是实在是无处发泄。

9, China
我仍然在胸前,自制了一个China。
有人看到了,偶尔喊着China,更喊着加油。谢谢他们。

10,易北河的风景
我觉得,每一眼,我都想铭刻在心。
如果形容美景用画卷最合适,我想说,易北河的风景,每一处都是格外别致的画卷。
这次分外的印象是无边的油菜田。

11,终点这
次在终点没有冲刺,只有苦笑。
感谢leeve同学在终点等我,并为我拍照。
但我只是指着计时牌,向leeve同学苦笑着。

12,Have you finished?
跑完,我在场地里很是折腾了一会儿,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才懒懒散散回家。
候车时,与一个德国帅哥搭讪(帅哥自然只是对男性青年的统称)。
我问: Do you often run for marathon?
他答: Yes. How about you? Marathon or half marathon this time?
嗯?半程马拉松?不早就over了?谁TMD半程马拉松要跑五六个小时啊?
我答: Marathon.
他说: Fine. Have you finished? Is it hard for you?
嗯?我敏感的心,对他这句话一下子敏感起来。
如果我的朋友知道txma去跑马拉松,会问txma同学跑下来没有吗?或者,“Have you finished”,这样问别人,本身是不是就是一种歧视呢?
我答: Yes, I finished, but this time is very hard for me, and I finished in 3 hours and 53 minutes.
他听我说时间,眼睛直了一下。
我心说:nnd,你这个时候和我一起在候车,而且看你那衰样儿,我估摸你没我跑得快。 (跑完各自散掉,当然先跑完的先候车回家,我都在场地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了)。
我接着说: A great pity for me. Last marathon in Dresden my name appeared on th e second page of more than 20 pages, while this time my name appears on the se venth page of more than 20 pages.
(排名自然是按照先后顺序,nnd,我跑得再不好,在Dresden报名的两三千人里面肯定也是 top 20∼30%的水平啊)。
我心说,nnd,看不起我啊?我跑得不爽真想发飙呢,就你,小样儿,想我和比啊?
哈哈,我就这样。

13,以后?
当我觉得自己是用肩在拖着腿前行的时候,当我平常10分钟12秒能完成的距离,最后的3000米用了26分钟才完成的时候,我自然会想,下次马拉松,我还参加吗?
我自然记得前半程气势如宏的感觉,我自然记得平素势若奔雷的感觉,但...现在...自诩跑法有点儿专业的并且一向骄傲的txma,甚至不怕路人的讥笑,用很丑陋很丑陋的姿势捱完马拉松的时候,还会想着去跑下一次马拉松吗?

答案不言而喻。

因为即使过程再艰难,我注意到,大多跑者都是一直开心微笑着。

即使txma故作的凶狠的鬼脸,也许展现的其实是他内心的平静。
对于过程的曲折,不妨平静地快乐着。

曲折,生活的本色,平静去面对,英雄的本色。
马拉松亦然。

http://txma.spaces.live.com上图文并茂:)。

升級   0%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4-1-5 00:20
  • 簽到天數: 1 天

    [LV.1]初來乍到

    發表於 2009-5-23 22:42:12 | 顯示全部樓層
    首先歡迎閣下加入本網~
    但這裡規矩是一人一棟樓....
    請往高處發展

    升級   0%

  • TA的每日心情
    難過
    2013-12-19 15:19
  • 簽到天數: 1 天

    [LV.1]初來乍到

    發表於 2009-5-23 23:11:22 | 顯示全部樓層
    歡迎txma加入香港長跑網, 並馬上跟大家分享你的跑馬經歷.
    多多發言, 長跑長有.
    你是現居德國還是專誠去跑全馬嗎?

    升級   13.16%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09-5-24 16:26:53 |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楼上,
    我现在德国,马上去香港,希望到时候一起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9 23:34 , Processed in 0.15985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