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12|回復: 0

陳盆濱 挑戰南極100公里極限馬拉松

[複製鏈接]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發表於 2014-11-18 09:46: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日早報 2014-11-18

    台州“阿甘”陳盆濱後天挑戰南極100公里極限馬拉松        

      從新疆戈壁灘跑到西非撒哈拉,從希臘斯巴達奔到南美亞馬遜

      玉環漁民變身瘋狂“跑男”

      台州“阿甘”陳盆濱

      後天挑戰南極100公里極限馬拉松

      如果跑過終點,他將成為完成“世界七大洲馬拉松比賽”第一人

      □本報記者 李攀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14年前,當22歲的浙江玉環人陳盆濱一口氣做完438個俯臥撐,他驚訝于自己異于常人的耐久力。

      這來自上天的“恩賜”,陳盆濱從未辜負,“無限”的耐力被他轉為不停奔跑的動力。

      從亞洲新疆戈壁——非洲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北美洲美國西部——大洋洲澳大利亞昆士蘭——歐洲希臘斯巴達——南美洲巴西亞馬遜。

      這個從海島上長大的漁民孩子,竟然“呼嘯著”跑遍了6大洲的極限馬拉松。

      如今,距離他的夢想:成為世界七大洲馬拉松比賽第一人,僅僅一步之遙——在南緯80°極圈進行的南極洲100公里極限馬拉松。

      11月20日,“Running Man”陳盆濱,就將為此發起最後一搏。

      那裡等待他的會是什麼?絢麗的極光、呆萌的企鵝、“冷酷”的冰天雪地,還是完成夢想後的榮耀?

    從北京到智利,56個小時夢想之路

      11月11日,南極之旅,正式開啓。

      從北京首都機場起飛,經停巴黎、聖地亞哥,56個小時的“飛的”後,陳盆濱和他的團隊順利抵達了智利南部城市蓬塔愛雷納斯,這裡幾乎是距離南極洲最近的一片“人類屬地”。

      截至昨天,陳盆濱已經在當地逗留了將近6天時間,按照組委會的安排,所有選手將在這裡匯合,然後乘坐包機前往南極洲極限馬拉松的營地。

      記者聯繫上陳盆濱時,他正在酒店里睡覺補時差。中國和智利相差12個時區,對這位“鐵人”來說,這,暫時是最難應付的一個對手。

      採訪幾乎是在“哈欠”聲中延續,“說吧,沒事兒,困是困,但就是睡不著,聊聊天也好!”他的熱情倒讓我有些難為情了。

      相比其他選手,陳盆濱算是較早一批抵達智利的參賽者。他的目的很簡單,在這裡提前感受一下來自南極的“召喚”,當然,也是為了盡早適應當地的氣候和時差。

      這6天里,陳盆濱保持了自己一貫的作息,每天六七點鐘起床,吃完飯,外出路跑兩三個小時左右,中午休息一會兒,下午繼續跑步,保證一天8到10公里的運動量,晚上做一些肢體力量訓練。

      “現在身體狀況各方面都感覺不錯,就是睡眠有些不足,但不會影響我的發揮。”陳盆斌自信滿滿,他說心裡有種莫名的興奮感,讓他難以完全“鎮定”下來,即使坐久一會兒也不行。

    歷屆賽事跑完全程的人數不到10個

      或許是好事多磨,按照計劃,此次南極洲極限馬拉松的參賽團將在當地時間11月17日上午8點半左右,乘坐包機,飛行四個半小時,前往距離南極點只有數百英里的埃爾沃恩斯山腳。

      不過,在臨起飛前的半個小時,組委會突然通知,因為天氣原因,出發時間將延遲,不過比賽時間(11月20日)不會改變。

      “南極的天氣轉瞬即變。”陳盆濱說,“現在只能等南極洲的最新氣象數據傳輸過來,只有氣象條件准許,我們才能出發。”盡管有心理準備,但陳盆斌還是不免有些失望。

      但這個小插曲無疑給陳盆濱提了個醒:南極洲極限馬拉松或許比他曾經參加過的任何一個極限馬拉松,都更艱難。

      這場馬拉松全程在南緯80°以內的南極圈內進行,盡管正處極晝期,但競賽區平均溫度只有-20℃,海拔900多米,出現風暴的可能性極高。

      賽事的主辦方曾經“警告”過他:如果參賽,請記得不要讓你的皮膚長時間裸露在室外,否則有凍傷甚至截肢的危險。

      從歷屆南極極限馬拉松賽看,能完賽(跑到終點)的選手不超過10個,本屆共53名選手報名參賽。

      陳盆濱非常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完賽選手中的一個,一旦順利跑過終點,他將成為完成世界七大洲極限馬拉松的第一人。

    他曾鑽到家附近的冰櫃里“特訓”

      其實,對於南極的冷,陳盆濱並沒有真正的“概念”,這個出生在中國南方的男孩,對於雪地跑的認知還是在參加美國西部100英里極限馬拉松時,奔跑在海拔1900至2000米的高山上時才體驗到。

      陳盆濱說,他這次的勇氣來自于前六大洲極限馬拉松賽的經驗。

      在新疆,他曾忘記將包里的防沙套套上,結果無孔不入的沙子灌了滿滿兩只鞋,腳上磨出了許多水泡;在法國,由於對跑山沒概念,賽前他沒有準備手杖,不得不臨時買了一根,結果用得很不順手;在希臘,他的補給不足,後半程累得跑不動;在美國,大夫拒絕給他打封閉,但告訴他土豆蘸鹽可以緩解疼痛……

      這些失敗的經歷,讓他此番出行“武裝”到了牙齒:首先是指南針。別以為隨身攜帶全球定位系統GPS就萬事大吉了,要知道一旦GPS故障,在沒有參照物的南極洲陸地,判斷方向只得依靠指南針。

      另外, 防凍藥品、反光鏡、護目鏡、冰鈎冰斧、特製保溫衣、特製防凍鞋,這些都是必備的物品。

      如果說硬件的裝備很多馬拉松選手都能夠做到,但如何克服南極的“冷酷”,並非常人所能辦到,這中間需要一次又一次的特訓。

      在決定參賽前,陳盆濱到家附近的一個私人大冰櫃里,訓練自己的“抗寒”能力,甚至讓人往自己身上倒冰水。

      出發前三個月,他專門和團隊一起到四川海拔3900米到4000米高原上訓練,“海拔高,吸入的氧氣少,對心肺功能刺激大。這樣可以模擬在極地氣候進行比賽,而且也能提高耐久力。”

    跑完七大洲不是我的“終極夢想”

      從2002年到現在,陳盆濱已經參加了50多場馬拉松,也是迄今距離世界七大洲極限馬拉松“大滿貫”獲得者最近的一個人,曾兩次登上美國《戶外》雜誌封面。

      而在14年前,22歲的陳盆濱還只是浙江玉環縣雞山鄉北山村里一個漁民的孩子,和父輩一樣,討海為生。

      一場俯臥撐比賽成為他人生的拐點。當年,雞山鄉舉辦了一場小規模的俯臥撐賽事,參賽的大都是武警和公安出身,各個身材魁梧、健碩。

      原本準備“打醬油”的陳盆濱竟然一口氣做了438個,起來的時候發現身邊早就沒人了,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個冠軍。

      這場比賽讓陳盆濱意識到,自己耐力與眾不同。在嘗試十幾個運動項目後,他發現自己最喜歡是奔跑,不停地奔跑。

      “跑步的時候,不會有煩惱,身體里一切器官都變得活力十足,那些沒完沒了的耐力好像在腳上裝了台小馬達,推著我不斷往前。”陳盆濱在電話里形容起來,你甚至能感覺他的眉毛在上下跳動。

      這些年,因為奔跑,他也收到很多外號,像“中國鐵人”、“中國耐力王”、“中國阿甘”。

      接下來,即使完成了七大洲極限馬拉松賽事,陳盆濱也不會停下腳步,他會一直跑到自己跑不動為止。

      Q&A

      Q:在南極洲跑馬拉松,會不會有企鵝陪伴?能不能看到極光?

      A: 哈哈,我們的比賽距離南極點數百公里,算是南極洲的“內陸”,企鵝一般都在沿海地帶,一般出現,它們要過來,除非參加“企鵝界”的馬拉松。至於極光,現在南極處於極晝,都是白天,應該看不到。

      Q:在南極跑100公里大概要多久?

      A:從之前參賽的成績看,最快的記錄是11個小時左右,我希望能打破這個紀錄。

      Q: 在南極冰面上跑步會不會打滑?流下的汗會結成冰嗎?

      A:我穿有帶冰爪的超級保暖鞋。跑起來肯定會流汗,但防寒服非常厚,應該不會結冰吧,不然會被凍傷吧。

      Q:參加這次比賽,有沒有巨額的獎金?

      A:據我所知,只有獎牌,沒有獎金,而且這個比賽光參賽費用就要十多萬,都是參賽者自費,如果沒有一些企業的贊助,我們或許都沒有辦法到達智利。

      世界七大洲極限馬拉松比賽

      1. 亞 洲:新疆戈壁長征250公里極限馬拉松

      2. 非 洲:摩洛哥撒哈拉沙漠241公里地獄馬拉松

      3. 北美洲:美國西部100英里極限馬拉松

      4. 大洋洲:澳大利亞昆士蘭100公里極限馬拉松

      5. 歐 洲:希臘斯巴達246公里極限馬拉松

      6. 南美洲:巴西亞馬遜254公里叢林馬拉松

      7. 南極洲:南極100公里極限馬拉松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8 00:25 , Processed in 0.13832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