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長跑網  - 長跑長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891|回復: 2

傷健運動員:人人都不認為我可以跑步

[複製鏈接]

升級   100%

  • TA的每日心情
    開心
    2014-4-1 05:23
  • 簽到天數: 77 天

    [LV.6]常住居民II

    發表於 2015-3-17 08:56: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蘋果日報  2015-03-17

    【科健籽】傷健運動員:人人都不認為我可以跑步        

    【科健籽:運動人生】「以為他會行得比人慢,最後他跑得比人快。」這個廣告口號,我一直記在心中。說深受感動未免有點感情氾濫,說觸動好像比較正確。廣告說的是蘇樺偉,可能是全香港最出名的傷健運動員。其實除了此君,從前現在,香港仍有不少值得你我佩服的傷健運動員。他們未必行得比人慢,而且跑起上來,同樣飛快。

    「怕輸?我未驚過。」伍智豪

    不是無緣無故說起蘇樺偉的,因為他曾經在自傳說過,他「最好最好的朋友」就是伍智豪。誰是伍智豪?曾經是傷健運動員的伍智豪,站在我面前,根本和常人毫無分別。細心留意,患有痙攣的他,走路時有點向前拐,小時候連上樓梯也有困難。大家很自然就會有疑問,他可以跑步嗎?十年前,同樣的疑問出現在他身邊的人腦海,不過全因他性格內那份偏執、那份不服輸作怪,「人人都不認為我可以跑步。」他於是盡力跑給大家看。說來熱血無比,但他並不是那種與生俱來的跑手,並不是從小到大不跑不舒服的類型,開始跑步,其實也帶點湊巧成份。

    中學時候,同學們在討論參加甚麼課外活動,最後決定參加田徑,還剩一個空位,便問伍智豪,要不要參加?就這樣在毫無預計之下,他進入了跑步世界,「那時候,蘇樺偉還未開始跑步嗎?有沒有影響你?」記者問。兩人是同學,不過當時只是正常的聊天交往,跑步仍不是二人的共通話題。後來進入了田徑隊,見面多了,友情升溫,才成了彼此最好最好的朋友。當時的訓練,一星期三天,強度並不比其他運動員的訓練低,伍智豪說,如果不是有蘇樺偉陪伴在旁,可能也不會堅持下去。真的嗎?和伍智豪聊天,我覺得他言談間有股傲氣,不喜歡被人看低一線,我問他,比賽時會怕輸嗎?他說:「我未驚過。」當跑步成了競爭,即使沒有別人督促,他還是會勇往直前的。

    轉練長跑

    更覺趣味

    練習了一段時間,教練挑選他參加二○○○年第五屆全國殘疾人運動會。成績不算好,不過運動的美好,從來不只是結果,而是全情投入的鍛煉,把自己推到極限的快樂。參加了一次運動會後,他轉練長跑,問他長跑和短跑那樣比較有趣,他說長跑其實更有趣味,參加了幾次渣打馬拉松,其後因為工作關係,很難抽時間跑步,現在任職保安員的他,笑言練跑的機會,只有在追巴士時出現,也許還有追星的時候吧,他可是薛凱琪的忠實粉絲。從田徑場跑到職場,可能環境不同了,不過需要的依然是毅力和堅持,伍智豪在這方面,完全沒有問題。

    「出賽時的震撼,依然歷歷在目。」邱子健

    看到邱子健,很難不注意他的右手。因為先天性大腦麻痹,右手活動能力有限,手指都抓在一起。另外,小時候因為右腳筋腱生長速度追不上身體增高,需要接受極痛楚的放筋手術。明顯的身體問題,有沒有妨礙生活?他笑嘻嘻的,說並不覺得特別困難。邱子健比較多話,人也開朗,很樂意和你聊天。他說以前不是這樣的,話不多,總是躲在家裏,看漫畫打機,直接的說,就是宅男一個。如何從宅男轉成現在的運動男?當然有段古。

    小學以後,邱子健沒有進入特殊學校,升讀中學,繼續自己的宅男生活。直到中三遇上一位體育老師,鼓勵他多做運動,就這樣打開了他人生的全新視覺。原來運動這樣快樂,不單止跑步,羽毛球、足球他一樣喜歡,其後他更參加了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的田徑班,訓練當然刻苦,不過邱子健樂在其中,可能因為運動的因子已在他體內開花。參加田徑隊本為了鍛煉身體,後來教練選中他,代表香港出外比賽,參加過兩屆亞洲殘疾人運動會。問他還記得第一次參賽時的心情嗎?他說第一次在釜山出賽時的震撼,依然歷歷在目,同時十分緊張,表現也不好。

    退役後

    仍熱愛運動

    看到他說話時面上帶着的笑容,就知道運動對一個人的影響原來可以很深很深。退役後,他同樣轉練長跑,而且玩的運動更多姿多彩,室內射擊、飛鏢、羽毛球、壁球,他玩得認真投入,常參加比賽,更得了幾次獎。我第一眼看到邱子健,真真沒有想過他的生活可以這樣多姿多彩。事情發生,你可以選擇自怨自艾,可以選擇克服困難、改變自己。聽落很老土,看在眼內更像大台的電視劇情節,但實實在在,發生在他身上。由一個宅男,脫胎換骨成為運動員,人生劇本,從此改寫。

    雖然兩位都已經退役了,但今年他們同樣參加了渣打馬拉松,一來自己跑癮起,二來是為了香港殘奧會,為了二○一六年到里約熱內盧比賽,籌集經費。他們當然知道做一個傷健運動員並不容易,在生活和訓練之間,往往有很多困難。作為先行者,當然明白當中不容易之處,出一分力,兩人都義不容辭。既然有先行者,當然也有後起之秀,我們看到這個名字:任國芬。

    「因為我鍾意這個運動,想繼續下去。」任國芬

    任國芬,二○一四年仁川亞洲殘疾人運動會的銅牌得主,當時她只有十七歲。記者看到她時,她正在練習熱身拉筋,很專注很安靜。身患痙攣,她說話不太清楚,看到記者輕輕打個招呼便繼續熱身。練習開始,站在終點線,看她一臉嚴肅,一次一次風馳而至。為甚麼開始跑步?「因為身體關係,想自己的平衡變好,更有體力。」十一二歲剛入學時,參加過田徑比賽,「我跑得好快。」說來坦坦率率,沒有不好意思。參加殘疾人運動會前,教練歐陽家駒曾告訴記者,在二○一○年廣州殘亞運前,她的時間已經達標,但當時未夠十四歲未能參賽,結果四年後,才在亞運跑道上看到她,「她不開心了一段時間。」四年之後,終於吐氣揚眉。預計到自己會奪獎嗎?「第一次參加殘亞運,如果可以破到自己的最佳成績就可以,不一定要拿獎牌。」她難掩笑意:「想不到最後破了自己的最佳時間,又拿到獎牌。」

    成功背後,當然有付出,而她要付出的,當然比其他人多,「曾經想過放棄。因為第一次練習就覺得很痛、很辛苦,想見醫生。」記者問她如何克服,換來了一片沉默。過了幾分鐘,她喝了口水後說:「因為我鍾意這個運動,想繼續下去,參加大型賽事。」

    鼓起勇氣說出心底話

    今年的大型賽事有四月的北京賽和九月的四川賽,不過運動員的最高殿堂,當然是奧運場上的跑道。歐陽家駒同樣是蘇樺偉的教練,他如何看兩位男女弟子?他說蘇樺偉在十八歲時,已經顯露出非常好的天賦。任國芬呢?還有很多未知數,教練的工作就是不斷引發她的潛力,「一年後,有機會的。」問運動員本人心底怎樣想?女孩子的扭扭擰擰立即跑出來,一臉不好意思。說出心底話不容易,存了一陣子勇氣,「我有信心參加,亦會盡力做好訓練。」擲地有聲。

    在任國芬、伍智豪和邱子健身上,你看到的是不屈不撓。現很多人掛在口邊的一句話,「輸在起跑線」,說的通常是沒錢沒樓,自覺難以向上游。原來真正的「輸在起跑線」,是身體也不能自主控制。你可以認命,一輩子埋怨低頭慢行,你也可以一鼓作氣,突破自己。輸在起跑線,就贏在終點線。行得比人慢,就跑得比人快。

    傷健運動員如何分級

    在不同的傷健運動員比賽中,常看到T36級、T37級這些數字,背後有甚麼含意?

    於田徑項目中,運動員的運動級別以一個英文字母加一個雙位數字組成,如T11及T38等。運動級別的英文字母以T(徑項)或F(田項)區分,運動員同時參與徑項及田項的賽事時,將會有兩個分別以T及F為首的級別。雙位數字中的十位數值表示運動員的殘疾類別,如T12級的「1」代表視障類別、「2」代表智障類別、「3」代表腦癱、大腦麻痹或後天性腦損傷類別、「4」代表截肢及身材矮小類別、「5」代表脊髓損傷及部份輪椅組類別。而雙位數字中的個位數值則表示運動員於殘疾類別中的級別,如 T31的「1」代表該運動員對比T32的運動員,於該殘疾類別中屬較嚴重的殘疾級別。所以數字越大,表示因殘疾而引致的影響越少。

    任國芬練習場地由體院提供

    資料來源: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

    記者:李聰

    攝影:黃子偉、譚健章

    編輯:劉健華

    美術:黃創泰

    點評

    Like: 5.0
    Like: 5
      發表於 2016-3-15 23:41
    Like: 5
      發表於 2015-3-18 12:04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香港長跑網

    小黑屋|手機觸屏版|電腦版|Archiver|香港長跑網 |網站地圖

    GMT+8, 2016-12-5 00:15 , Processed in 0.13139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